仙俠小說

9skyh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覓仙屠 線上看-六百三十章 五行迷蹤陣(感謝霸氣的海大大打賞的500起點幣)相伴-n2l8w

覓仙屠
小說推薦覓仙屠
此物可用来炼抵御雷劫的法宝,对筑基修士来说珍贵之极,特别是假丹修士,真的是梦寐以求的宝物,为此会付出任何代价。
韩玉坐在椅子上冷眼旁观,心里有些奇怪。有此物应该送去拍卖会鉴定才对,怎会在此地出现?
他隐蔽的扫了一眼,发现姚姓老者嘴角微微勾起,心中顿有所悟。
他虽模糊猜到真相,但不会因为这件事用神念探测,在这种时候当然是多一事少一事了。
此物一出,当即就有几人上前谈价,看样子是将价格抬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
守在桌后的两人都有些心动,黄袍中年人竟也忍不住参与进去。
“有这么多人争抢,我们肯定抢不到,但要是知道何处出产那就好了。”这是很多囊中羞涩修士心中,都不由的升起的念头。
看到女修面前已经围了六七人,剩下身家较为厚实的人索性商议了几句,合伙加入了竞价中。
末世之活著 修七
美人計:妖後十七歲
不过也有很多老成的修士,心里存有韩玉一样的心思。
萌妃駕到
若真是此物早就送去明日的拍卖会中,不可能出现在此地。莫不是这里面有什么蹊跷,经鉴定有什么不对,想让他们当冤大头。
黄洪也是抱有此想法,再说他身上也没多少灵石,加起来也肯定竞争不过,索性就不理会此事。
最终是一位瘦瘦高高的男子换得了此物,耐着性子走回座位上,满脸的喜色。
下面这些小团体挨个将东西拿出,东西有好有次,基本上筑基修士都用的上,基本上是以原料为主。怪不得众人缴纳费用都愿意都要来参加。
黄洪也很快走上去,也拿出几样好货色。黄洪为人很精明,得到的东西都通过各种方式卖得高价,怪不得在众人心中有那么高的威望。
轮到韩玉时,他也跟着众人随便挑出几样炼器材料和灵草,但索要的价格过高,这群人都没与他交易。
没过一会儿ꓹ 终于轮到了黑袍人,他不声不响的来到木桌后。
众人看向他的目光ꓹ 都不禁有些躲闪。
全職仙師 天佑健兒
黑袍人捂的严严实实,慢腾腾的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两样东西,轻轻的往桌上一摆。
一块被石化之术封印的玉简ꓹ 五杆颜色不一样的小旗,闪烁着五彩灵光。
玉简没吸引到目光ꓹ 因为所有人目光都被小旗吸引,看上面的花纹就知道是高级货色。
阵旗让很多人为之火热ꓹ 但想想此人神秘的身份和魔道手段的毒辣ꓹ 心气一下就卸了一半。
黑袍人目光在众人眼前一扫,见众人目光都在躲闪,叹口气说道:“这是五行迷踪阵的几杆副旗,石书则是阵旗的炼制之法和操控手段。我这两样东西不换取灵石,只想换取疗伤的灵丹,三百年以上凝血草或同等之物可换取这两样东西。”
沙哑的声音刚落,下面众修心里骚动ꓹ 但表面上都装作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一套威力强的阵旗对出海猎杀帮助很大,有一套五行迷踪阵的阵旗ꓹ 高一阶的修士都困住斩杀ꓹ 敌不过的也能脱身而走。
在他身后的两名假丹境界二人心中都一动ꓹ 脸上露出贪婪之色。
韩玉的脸上出现异样之色ꓹ 从此人上台就在关注,本以为就拿出什么信物ꓹ 没想到拿出品质不错的阵旗ꓹ 这让他有些意外。
从小城中扫荡的阵旗不少ꓹ 但最高品质的也就和颠倒五行阵相当,五行迷踪阵属于密阵之列ꓹ 很少流出。黑袍人拿出阵旗就想吸引自己的注意力,手里应该还有不少高级货色,此行应该有另外收获。
这人还不傻,没拿出绢巾暴露身份。
韩玉正暗暗感慨,中年人却哈哈一笑开起来。
“哈哈,没想到道友能拿出如此珍稀之物。在明日的拍卖会肯定能拍出高价,现场可没人买的起。”中年人扫了桌上两样东西,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其中的警告意味很是清楚,本就没想法的众修都没了声音。
谁都不想引火稍身。
阵旗虽好,但也要有命享受才行,在好的宝物也只能在眼前流失掉。
韩玉目光扫了一圈,心中微微一动。想必魔道不会现在动手,将阵旗买过来也不会当场翻脸,只会找一个隐蔽之处将他给咔嚓掉。
黑袍修士看到下面寂静无声心中焦急,但脚步却不挪一步。他还在咬牙坚持,昨天示警的人肯定会出现。
“这东西我要了!”韩玉站起身,在众人注视下走到了桌前。
惡魔寶寶:敢惹我媽咪試試
黄洪看到韩玉鲁莽的走上前,吓的面无血色,赶忙看向了坐在远处的老者,却发现老者也用阴霾的目光也正看着他。
歡樂頌
地下空间交换会的现场,空气都仿佛凝滞。人人脸上都露出难以掩饰的恐慌之色。
那些已交换过的人,目光瞥了入口处,恨不得现在就离开这处是非之地。
廢材重生之我家主人好腹黑
看到场上气氛有些压抑,老者轻声咳嗽了一声,嘴唇微动传音了几句。
他的心中已起了杀心,现场的压抑黑袍人肯定发觉出来了。
这不能怪任何人,黑袍人见面就提出要来看一看,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安排。
这时年轻人也已走到桌前,咳嗽一声开口了。
“这套阵旗我要了,三颗养精丹交易。我是此次拍卖会的东主,说出的话还是有些分量的,这里的所有人都能为我…”年轻人笑着开口了,打着是先拿阵旗在给丹药的主意。
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目光阴寒的瞪了韩玉一眼,其中的警告意味十足。等出去后就将他给逮住,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但可惜的是,韩玉根本就没理会杀人的目光,也没有回应的意思,只是单手往储物袋中一拍,拿出一只白色温莹的小玉瓶,拍到了桌上。
“什么事都要讲一个先来后到,难道就因为你就此次拍卖会的东主就能破了这规矩?你看重什么我们都必须想让?”韩玉冷笑了一声,毫不客气的反驳道。
“赵道友能拿出什么品质的丹药,能与我的养精丹相比?若你的丹药品质比不上养精丹就不要多言,识趣的退下。要是是比养精丹还要好的灵丹妙药,我两样东西让给你又如何?”年轻人瞥了一眼拿出来的丹瓶,竟想要强压。
韩玉听了此话,冷笑一声不再言语,竟一步都没退。很显然他认为自己丹药品质极有信心。
黑袍人沉默不语,他已确认眼前之人就是昨晚传递消息的神秘人。但他用了秘法探测,却发现此人只是筑基中期修士,修为比他还低,心中凉了一大截。
但他也已没了退路,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走一步看一步吧,这人说不定还有什么后手。他只能内心安慰自己,将桌上的玉瓶打开,从里面倒出一颗深红色的丹药出来。
一股诱人的清香,顿时弥漫开来。
坐在前排和身旁的两人不由的精神一振,大感身心舒畅之极。
“归元丹,这怎么可能!”一直假装眯眼,实则关注这边的姚大师脸上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用力的嗅了一下,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黑袍人闻到药香身躯颤抖一下,将丹药仔细放在眼前观看,放在鼻尖仔细的闻了闻,小心的将此丹收起。
“此丹的价值远超我的两样东西,我给道友另外补偿吧。”黑袍人将丹药珍稀的放入怀中,然后拿出一个储物袋。
话音刚落,他就将储物袋和封印的石书射向了面前高大修士。
韩玉嘴角带笑,将这两样东西接过,神念一扫储物袋,脸上露出满意之色。
“既然道友这么说,那就与我好好聊聊,我愿出高价收购所有的阵旗。”韩玉当然明白言外之意,于是笑着开口。
誤入三國
年轻人冷哼一声,看着两人的背影,心里冷笑着退回远处,心里已想好这么折磨胆大妄为的家伙。
黄洪几人看韩玉朝他们走来,吓的赶忙坐到很远的地方,一副要和他划清界限样子。
韩玉当然不会在意这种小事,大大咧咧找了角落坐下,当即就感到一道神念缠在他身上。
香江1972 錢西峰
韩玉胆大妄为的举动让这场拍卖会无疾而终,根本没人敢上台,匆忙的宣布交换会结束。
话音刚落,韩玉就带着黑袍人匆匆离去,其他人等两人走后才一哄而散,只留下魔道四人。
“那个小家伙什么来历?”姚姓老者缓缓开口说道。
“此人是六鼓岛的修士,昨天和黄洪他们一起来到城中。据说是在海域中联手灭杀了两只青芒虾。”离姓老者面色急变,苦笑着说道。
“严密看着他,只要两人分离或企图离开石城,即刻诛杀!”姚姓老者听到六鼓岛有些意外,但还是冷冷发布命令。
“遵命!”离姓老者赶忙答应。
“我会让城中执法队一起去,确保万无一失。归元丹拿到之后即刻送给我,那套阵旗就归你所有了。”姚姓老者继续说道。
一旁的青年神色有些不忿,正想说些什么,一道火光冲了进来。
此火直接冲向了老者,他眉头一皱随身一爪,就想燃烧的火球抓在手中。
这是一枚传讯符箓。
青年当即闭口不言,火球在老者手中熊熊燃烧着。
姚姓老者盯着那火团片刻后,手掌一番,就将火光压灭掉,脸上有掩饰不住得震惊复杂之色。
“这件事你们去处理,绝不容有失。要是出了岔子,你们都明白后果。”姚姓老者严厉的警告一句,就神色匆匆化为一道遁光离去。
只留下三名筑基修士大眼瞪大眼,满脸的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