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9u2s5优美言情小說 大明王冠-第七百一十六章 玩完不給錢,不就行了展示-v7t7k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醉月楼四大家,如纯居首。
如纯是艺名,真名几何不得而知,精通琴棋书画吹拉弹唱,尤其精擅长箫,可谓天籁之音,至于容颜姿色,能成为四大家之首,已无须语言描绘。
给人的第一印象,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身体的每一丝比例恰到好处,与人处事,不卑不亢,不谦不恭,让人浑身上下只觉舒坦,如沐春风。
被誉为女子之则。
燈魂
只歡不愛 藍小懶
是京畿最美最让人动心的女子——没办法,更好看的徐妙锦之流藏身深宫大院,也只有醉月楼这些姑娘抛头露面被世人熟知。
到醉月楼这等官办青楼放松身心的大多是武职,文人雅臣来的较少一些,而官职越高的越是难来一次——家里都有家姬。
大多是宴请好友或者官场伙伴才来应酬。
如今陛下北征,醉月楼的生意便差了一些,也只是差了一些,门前依然车水马龙,前线血泪横流,不影响后方歌舞升平。
黄昏最先来到醉月楼,没进楼,直接上了楼前码头上的那条最高大上的琼瑶画舫。
如纯和其他三大家,都各有画舫。
不过今日齐聚。
黄昏带着乌尔莎和穆罕穆**上画舫,一左一右,各着旗袍,秦淮河畔的盛世风光里,多出了一丝夺人眼球的风采。
因为早就着人来过,是以醉月楼四大家齐聚琼瑶画舫,当刘明风、赛哈智、周胜然和何必在到来后ꓹ 四大家恰好一人服侍一位。
黄昏则自带伙食。
荡舟碧波夜游秦淮,画舫之上有丝竹之乐ꓹ 有靡靡之舞,赛哈智、刘明风、周胜然三人入乡随俗,放的比较开ꓹ 何必在甚是拘束,眼里看那四大家ꓹ 皆只是欣赏。
四位女子的衣衫都是出自他手。
不过今夜这欣赏颇有些无力,因为所有的风采ꓹ 其实都在黄昏身畔的两个西域女子身上ꓹ 哪怕早就见过,何必在依然觉得惊艳。
英靈導師 竹傘
名剑配英雄,旗袍配美女。
八分的女子穿上旗袍,便是十分姿色,何况乌尔莎、穆罕穆拉本就是绝色女子,相得益彰,两人虽然只是安静的服侍黄昏ꓹ 却依然是全场的焦点。
黄昏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待一曲舞罢,黄昏有些意兴阑珊ꓹ 老实说ꓹ 身边有锦姐姐和娑秋娜这般女子ꓹ 再看如纯之类的风月大家ꓹ 很有些庸脂俗粉的感觉。
無上真 鐵血丹
大叔,輕輕吻 無盡相思
难以挑逗起兴趣。
就如身居官场,见惯了六部尚书、赛哈智、纪纲、姚广孝这等官场高位ꓹ 在看那些六部主事什么的ꓹ 便觉得官职太小。
实际上要知晓六部的主事在寻常人眼中ꓹ 已经是大老爷了,像那什么侍郎ꓹ 更是许多人入仕一辈子都不一定能达到的仰望高度。
所以黄昏发觉到青楼中来,味同嚼蜡。
可惜,他得压抑着想要离开的冲动,继续等待。
他在等如纯开口。
赛哈智等人也很是不自在,他和刘明风、周胜然其实没少来风月十四楼,也玩得很开,不过今夜有个“老实”的黄昏,还有个对女色毫无兴趣的何必在,是以三人放不开。
气氛略有沉默。
聚会嘛,最怕的就是空气忽然的安静。
其实不提几个男人的尴尬,醉月楼四大家,包括一直都是万众瞩目焦点的如纯,也很尴尬——她从没见过哪家大官人带着家姬来狎妓。
风月十四楼的姑娘,基本上都是接触的官场人物,哪会不知道这位年轻大官人是谁,是以面上不敢有丝毫不悦。
但四个女子形同摆设,谁都知道,最靓的风景线是那两个西域女子。
祖傳土豪系統
不过如纯聪慧。
她能在官办风月的醉月楼中做到卖艺不卖身,这很是非同一般,当然,其实也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这个卖艺不卖身是要打引号的。
一般官员去了,当然是卖艺不卖身。
高官她不敢拒绝。
又或者是遇见风流倜傥的年轻恩客,如纯也会破例,只不过事后大家心知肚明,都不会说出去,依然保留着卖艺不卖身的噱头。
男人,对得不到的东西更加期翼。
如纯能在四大家中居首,不是没有道理的,其实也靠营销。
不过她今夜动心,不是因为那个大官人的权势,也不是那位大官人长得着实好看,而是她发现了一个让她成为整个风月十四楼花魁的契机。
于是眉眼一转,笑意吟吟的从赛哈智身边起身来到黄昏身畔,乌尔莎看了一眼大官人,发现没不悦,于是让开位置。
如纯几乎是坐在黄昏怀里,纤纤细手拂过黄昏鬓发,吐气如兰,“大官人来到奴家画舫,就打算继续喝老酒,不喜新酿么。”
黄昏其实有一点动心,家花没有野花香。
来到这画舫,荡舟秦淮河上,小船儿悠悠,碧波荡漾,若是雪白双腿也荡漾于碧波之前,其实是一副梦寐以求的画面。
不过还是守住了初心。
某召喚師的少女計劃
卖艺不卖身?
谁知道呢。
自己还有大好年华,还是洁身自好的好。
笑道:“谁不喜新酿,不过今夜主要是宴请诸位好友,如纯大家就服饰好赛佥事就好,不用管我,我等下便要离开的。”
如纯眉眼如春水,“大官人是看不上如纯么,也是无妨,醉月楼还有很多姑娘。”
黄昏叹气,“如纯大家说笑了。”
又道:“佳人在怀人生美事,然家有美眷,甚是念之,不是不愿,实乃不敢也,何况还是狎妓,回去怕是得日夜睡书房了。”
如纯愣了下。
男人来到醉月楼,哪个不是胆气十足,敢当面说出惧怕妻子的,这大官人还是第一个,乐了,笑道:“玩完不给钱,就不算狎妓了啊。”
黄昏愣住。
旋即忍不住的疯笑起来,他忽然想起了豹子头的一句话:玩完不给钱,就不算嫖了啊!
异曲同工之妙。
笑罢,摇头,“如纯姑娘是聪明人。”
如纯暗暗惊心,于是起身,捻裙裾而行礼,“奴家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大官人帮忙一二,若论金银,奴家愿倾囊。”
黄昏笑眯眯的,“可以,明日你去何必在大掌柜的鲜衣布庄,请他为你量裁,当然,如果是你穿,旗袍还需要改动。”
现在只露膝盖,风月女子穿,必须露大腿根。
黄昏又道:“只要如纯大家今夜将我好友赛佥事侍候好了,你想要的旗袍,鲜衣布庄可以免费提供两年,当然,不止是旗袍,鲜衣布庄后续的新样式,都愿意免费提供。”
这才是今夜的真正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