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2j4t5熱門都市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583 果然,八十年代的幹部好忽悠閲讀-ecnkh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既然我接受,亏本后我补上本金,那么,就需要诸位控制一下自己的掌控欲,不要干涉整个公司的运营,要不然,我凭什么来在我自己都没有管理权的情况下承担亏损呢?”
刘春来把话题拉了回来。
要权利!
不允许这些领导们插手管理。
要不然,再好的情况,都可能会因为内部管理问题造成严重亏损。
在座的诸位领导面面相觑。
没想到刘春来在这样的场合提出如此要求。
这要求也不过分。
“春来同志,你之前都没管过投资公司……”吕红涛提醒刘春来。
他不是不知道情况,而是在这样的时候,需要人来提出这个,才能让刘春来把真实想法提出来。
“吕县长,之前我确实没有介入投资公司管理。在之前的情况下,我即使介入管理,能有什么作用呢?今天如果诸位领导能信任,愿意放权,后面我就开始履行我的义务。如果大家无法接受,后面就算了,投资公司我也不参与了……”
刘春来的脸上变得严肃。
他没有说为什么之前没有介入。
不需要说,大家其实都知道。
领导们脸上的神色变得更精彩。
可这会儿,没人说话,只是相互间用眼神交流。
“其实我知道大家的想法,可能没有多少人熟悉股份制应该怎么去操作。都想着我既然投入了资金,那就需要拥有投入这部分资金的权利。要管着……我提出各县各出一名管理人员,也是为了这个,不仅可以监督,也让大家更放心……如果在座的诸位领导认为能管理好,也就不用为难我来了……”
之前谈的,这些领导们都答应得痛快。
那时候,还没有涉及到权利分配问题。
在筹建公司的过程中,刘春来不管,各县出的人员相互为自己代表的县城争取利益,从而导致到现在项目进展不佳。
刘春来这时才提出,结果不言而喻。
“行,我们不干涉!”过了好一阵,许志强才深呼吸一口气,艰难地开口了。
有了他的开口,其他领导不管是不是真的愿意接受,至少ꓹ 表面上不反对,表示同意就行了。
其他领导都纷纷表示ꓹ 不再干涉。
“既然这样,麻烦吕县长,安排人把这写下来ꓹ 大家签字盖章。”刘春来根本就不给他们反悔的时间。
此话一出,领导们的脸上变得精彩起来。
可没有人提出反对或是不满。
在这样的情况下ꓹ 反对就是推翻之前他们说的可以全部放权给刘春来。
谁都没想到刘春来会这样提出,直接把谈下来的形成文件ꓹ 各方签字。
“大家有没有意见?如果没有反对意见ꓹ 我就安排人起草文件。”吕红涛把皮球推向了其他人。
心中也是有些不满。
刘春来之前甚至都没提过这个。
临时起意?
没有可能。
以他们对刘春来的了解,这小子绝对是很早之前,甚至是提出这个方案的时候就在谋划这个。
许志强同样也不舒服。
他的不舒服,来源于初期的项目资金,蓬县得不到多少好处。
倒不是刘春来没有跟他们商量就直接要求形成文件。
白纸黑字写下来,到时候也有理可依。
反而,许志强很欣赏刘春来的这种方案。
惑世邪醫,囂張冥王妃
上次在葫芦村的时候ꓹ 谈的这些,仅仅只有一个会议记录ꓹ 没有一个明确的方案出来。
没人反对。
吕红涛直接安排还等着的秘书处的人去按照刘春来提出的这些起草章程。
在等待过程中ꓹ 刘春来则是对着各县安排的几位负责人当着他们的领导开会起来。
“我知道大家之前怎么想的。人都是这样ꓹ 大家这样做也无可厚非。从今天起ꓹ 希望大家放弃之前的想法。我们既然是一个投资公司,服务于四个县经济发展的ꓹ 首先要考虑的不是这个项目是否跟我所在县的关系ꓹ 而是这个项目的投资ꓹ 能对周边经济产生的带动作用!”
对于几位级别比自己高了很多的干部,刘春来一点都没因为自己是大队长ꓹ 级别低而被束缚。
几人心中有些不满。
可当着他们的领导在这里,又没法发作。
且覆山河 江湖賣唱生2014
之前安排他们来的时候就说得明白,刘春来才是这个公司的负责人。
拥有绝对的人事任免权。
巫覡
鋼鐵雄心之鐵十字 無財無能言財
只要不是在亏损这些资金或是挪用资金的情况下,甚至对投资公司未来发展造成严重影响,他们就没权利去干涉。
之前刘春来用那样的方式逼着各县领导答应不干涉投资公司内部运营管理,不插手所有的事务,现在当着他们就来了一个下马威。
“为了确保公司的运作顺利,同时我又没有足够的时间到县城来,所以,明天开始,投资公司的筹建团队,就搬到幸福公社四大队的大队部,反正平时我们大队部也很少使用……”
“春来同志,那边的条件可不如县城……”许志强急了。
刘春来这是想要干啥?
葫芦村那边的条件,就那个样子。
交通不便利不说,要跟各部门对接、沟通,也不方便。
更重要的是,蓬县根本就没法因为近水楼台先得月。
跟投资公司内部先搞好关系。
“我支持春来同志的提议。既然要让投资公司独立运作,我们都不干涉,在葫芦村反而是好事。虽然条件艰苦一些……”吴昊反而是第一个支持的。
“在你们大队部,那办公室跟住宿,是不是得给钱?”谢世伟一眼就看出来刘春来的目的。
这狗曰的!
居然直接以权谋私。
估计刘春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大队先在投资公司上收一笔租金!
臺兒莊大戰 我還有夢
其他人也都反应过来,看着刘春来的神色开始变得不善起来。
刘春来也没想过,这些大佬们的反应居然如此敏锐!
“诸位,投资公司在县城里办公,场地什么的也得付租金不是?在我们大队,租金啥的肯定比县城更便宜……”刘春来有些尴尬。
“交通费用呢?”谢世伟不满地问刘春来,“这些成本,不能少对吧?哪怕从你们大队到县城的交通费来去只有五毛,一个月下来也是不少钱……”
对于这些领导干部们来说,对于各种花钱的事情都是门清。
“春来同志,你不能为了你们大队的收益,就损害投资公司的利益。”周邦建脸上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他们对刘春来信任,却被如此消费。
连蓬县都不想来的投资公司几名外县干部,更不愿意去幸福公社。
那里有什么?
什么都没有!
網遊之瞬殺天下
就连道路也都是刚修通。
办公条件什么的简陋不说,跟其他地方衔接,也会因为距离而变得不那么便捷。
“办公经费是必须的。即使在县城里,也是不能少。虽然距离远了一些,不过呢,投资公司首先需要安排车辆,毕竟有项目申请什么的,也是得考察项目情况的。各县政府没有足够的车辆支援,而我们大队有几辆车……”刘春来平静地说道。
私心确实有。
不过却不是为了这点办公经费跟房租。
投资公司总部留在葫芦村,未来只要这个公司不黄,对于整个幸福公社的发展都有着莫大的好处。
甚至,很可能会带动更多新成立的公司留在葫芦村。
在县城放着这些公司的总部,远没有放在葫芦村起到的效果更大。
严劲松在幸福公社几十年,不甘心幸福公社一直都是全县最小的公社,甚至希望吞并周围的公社来发展。
刘春来同样也是如此。
要不然,在幸福公社的发展规划下,他也不会给严劲松提出,把公社通向青山公社的那一片往工业区方向发展。
“在县城里,条件看起来是便捷不少,但是诸位却没想过,除非做出很大的成绩,发展很快,上级才会注意到。如果在幸福公社,只要有一点的成绩,都会变得很突出。我们到望山公社的快速路已经开始修建,望山公社的深水码头也建设了好几个月……在未来,按照我们的规划,葫芦村将会是吕山、陇县甚至其他一些更偏远的行政单位货运通道的核心……”
刘春来的这个规划,许志强跟吕红涛是知道的。
吕山县跟陇县也是了解的。
望山公社的深水码头,确实关系到这几个县的发展。
水运比其他地方更加便捷。
除了南水县,陆路到蓬县没有水运便捷,陇县跟吕山县,到望山公社码头的距离远比到蓬县更近。
而且不需要新修道路,204省道就已经连接起来了。
通过洪山镇,再从青山公社到码头,或是直接从青山公社到幸福公社再到望山公社的码头,距离都比蓬县县城距离近超过十公里。
“只要我们努力,持续往这上面投入,这一片,将会成为一个经济发达的经济走廊,并且以此为核心,向着周围区域辐射……”
刘春来让人找来了一幅果城辖区地图,直接把吕山县、陇山县通往望山公社深水码头的区域画了两条线。
这一片,本来就是三个县经济最差的区域。
“留在任何县城,这些区域都得不到多少发展。所以,我觉得,未来发展考虑的时候,优先考虑这片区域。因为以前投入不足,要发展,就需要增加这些区域的基础建设投入,不仅增加了这些地区的工作机会,也会促使我们谋求更多的投资资金!”
刘春来的理由很充分。
充分到没有人能反驳。
反正各县都穷,把这些资金投入到经济稍微好一些的区域跟投入到最穷的区域,效果完全是不一样的。
投资公司成立的目的就是这样。
水运码头建设起来,就能让各个县出产的农副产品甚至工业产品直接通过嘉陵江的航道进入长江航道,再向中部跟东部各个城市输送。
“这样的规划是不错,可需要的投资……”
领导们有些虚了。
平时都是天不怕地不怕,当着市领导都敢拍桌子的人,这会儿真的虚了。
四个穷县,每年财政都是拖着走,没有什么结余的情况,去谋划这么大的投资……
“这是一个需要几十年持续投入的!”刘春来也知道,需要的投资是天文级的数字,这样才有挑战不是?
要不是这些领导们都是一心为自己辖区谋划,他刘春来再能说,口生莲花,也没有可能说服他们在没有任何基础的情况下去搞这种。
“干了!不管最终能不能成,至少,我们也算没有白在这里干这么多年。”许志强咬牙说道。
其他人也被刘春来忽悠得热血沸腾。
没人再反对,甚至提出了不少的规划。
好像他们已经看到了未来在这个最贫穷区域变成了一个全国有名的经济区域的景象。
刘春来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甚至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八九十年代的时候,那么多骗子利用一些所谓的大项目忽悠很多地方政府,最终空手套白狼不说,还让这些地方政府的投资打水漂,而项目都变成了让人诟病的烂尾工程。
这年代的领导干部,都是一心为了发展!
可他们不了解市场。
也不熟悉如何赚钱。
更重要的是,这年头很多干部都有曾经在部队服役的经历。
军人的特性,让他们遇到攻不下的山头的情况,很可能会不顾性命,用生命去攻下那个山头。
刘福旺是这样,没有摘掉大队贫困帽子,把自己儿子的未来都给堵上;
严劲松是这样,没有解决幸福公社的穷,拒绝了升迁;
许志强同样如此,在看到蓬县有机会发展起来的时候,直接把所有的筹码押到刘春来身上。
其他几个县的干部何尝不是这样?
要是刘春来是骗子,投资公司甚至都不用成立起来,就能卷走四个县财政勒紧裤腰带筹集起来的一千万巨款。
没有人再反对。
蓬县秘书处的人很快就把投资公司的章程搞了出来,经过众人讨论后,修改了一番,重新誊写,最后投资得五方一起签字。
四个县政府的公章,外加刘春来的私章,盖在了五份同样内容的协议上。
也没有人再反对投资公司的办公地点转移到葫芦村的大队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