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vdyhq好看的都市小說 劍卒過河 起點-第704章 對弈4【雙11快樂】推薦-kr41l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PS:双11快乐,老惰为朋友们加更!你快乐完了是不是让老惰也快乐快乐?
………………
他猜对了!
因为他前面的位置并没有红子,白眉毫不犹豫的让他前推了一步!意图明显!
这个位置上,也是马腿,炮眼,車路上!问题是哪个来杀他!
他的判断是马来踩他!因为马踩就是这么一个机会,他再往前,马就踢不到了!而炮路車路还在!
在之前激烈的战斗中,娄小乙一直就在观察这些人的根脚,出手方式习惯,尤其是那几个可能会照顾到他的!不是每个人都出过手,但这匹马出过!
是名体修!身体极为强捍!把这匹马调到娄小乙身边就是为了有所针对,针对他强大的近身能力,这就可以看出那个金老怪在棋局控制上的功力!
在双方大部分棋子都表现出了自己的能力后,协调整个战局,用最合适的人去对付最合适的对手,才是修士天地棋局的精髓所在。
元武巔峰
这也是取得棋局胜利的关键所在,对子力的应用,考验着主帅的眼光。
朱自清散文集 朱自清
長江鎮屍人 道門老九本尊
体修?近战?他们凭什么就认为体修就一定在近战中能战胜剑修?
还是,另外有其原因?
红马体修已经向他飞来,此时的娄小乙能清楚的感知到自己的回旋余地只在黑旗为中心的百丈空间内!这么狭小的地方,根本就不能使用纵剑!
他抽出了长剑!数百丈空间,足够他施展近身剑术了!
妻命難為:神品農女馴賢夫 懐丫頭
这是周围修士都能预料到的一次近身肉搏!
红马荡云而来,气势磅礴!法相在飞行的过程中不断的增长,震天怒吼中,压榨着自己最大的潜力!
浩渺神武道
和剑修近身玩生死?哪怕他有法相,他也没那么傻!
他很清楚剑修那一次斩红兵所表现出来的恐怖的近身剑技,就算是胜,他也只能是惨胜,所以入局的方式就很关键!
直接近身入局,两败俱伤!它需要在入局前使用神通为自己奠定胜利的基石!
对剑修他很熟悉,也曾经有过数次的交手,深知在剑修的发剑过程中其实是存在着一个盲区的!这就是初始百丈到数百丈不等的加速阶段!不同的剑修有不同的数值,这是剑修的秘密。
这样的盲区在金丹剑修中尤为严重!在筑基期,剑速较慢,所以也就谈不上盲区;而在元婴期,修士道境上身,也几乎可以忽略,就只有金丹剑修,没有道境,飞剑却是速度飞快,这就造成了剑盘在出体并加速过程中短短一段距离的控制困难!是为盲区!
盲区中,剑修的飞剑是最好躲的ꓹ 因为神识控制艰难,剑修此时一般都会把精力放在尽快让飞剑飚到极速上!
加速和控制ꓹ 是一对矛盾体!
他的战术,就是在接近剑修的盲区时使出神通,这时的剑修看他提前出手ꓹ 也必然会出飞剑相攻,进攻是剑修的天性ꓹ 不会有第二种可能!
因为双方距离很近,剑修在有限的范围内躲不开他的神通ꓹ 而他却能通过简单的变向躲过处于盲区中控制不力的飞剑!
等他冲近身时ꓹ 剑修已经是个中了一次神通的剑修,战斗力将大幅下降,自然也就不是同样在近身上强横无匹的体修的对手!
这样的战术在野外无法实现,因为剑修不可能給他接近盲区的机会!但在天地棋局中却是正好,因为被动一方不能抢先向他发起攻击!
这是最安全的策略,不至于两人在狭小的空间内搞的两败俱伤!
主宰契約之書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那黑卒剑修抽出了长剑,浑身防御光华闪动ꓹ 等待近身接战!
这是个好消息,这样的举动至少会让对手的反应慢一线ꓹ 在他施展神通后ꓹ 哪怕一瞬间的反应滞后都会影响最后的结局!
法相越发的气势恢宏ꓹ 四只大手上分持斧ꓹ 锤,刀ꓹ 叉ꓹ 真要近身这一通乱砍ꓹ 真不是一般人能经受得住的!
这也是一种逼人提防近战的假像!当你看到一尊十数丈高的巨人,拿着四样恐怖的兵器时ꓹ 谁的反应都会一样!
四百丈时,考虑到自己的速度带来的提前量,红马发动了自己的特殊神通–苍猿啼!
古有苍猿,临江而啼,听者如酥,手脚无力!
其实就是一种奇异的人体激波形式,以体修自己的筋肉律动为代价,引起对手的筋肉产生共鸣,自觉不自觉的跟着一起律动!体修早已熟悉了这种律动,对他们毫无影响,但对手却会因为这种陌生的律动方式而造成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
虽然法力正常,神魂正常,但就是手脚不听使唤,不仅酸软无力,而且控制上也完全失了准头!可想而知,这样的身体情况对即将到来的近战会造成什么后果!
关键是,苍猿啼还是种一直不间断发动的神通,只要体修不停下,这样的律动就不会停下,直到对手在浑身不受控制中被砸成肉酱!
非常针对的一种神通,红马能预料到,在自己突进去后剑修的反应,四件兵器的暴击下,能挡几次?
但修真界中,完美往往和意外是共生的关系!他这刚一发出神通,黑卒旗下一声剑鸣,飞剑已经骤然射出,先后只在瞬息之差,不仔细辨识,仿佛两人的攻击是同时而动!
这样的反应已经超出了人类应有的极限!根本就是有备而发,而不是完全感觉到神通来临后才做出的反应!
时间太短,距离太近,对红马来说,三,四百丈的距离,数息得时间,根本就不足以改变他的战术安排,也不能做出调整,因为对攻子一方来说,既然已经开始,就不可能任由他停下!
眼看一点亮光投来,知道那是飞剑,红马只能相信自己这是在飞剑盲区中,飞剑控制不力!
他努力的偏转身体,在极速中庞大的法相做了一次偏转,他有信心,飞剑在加速中无法做出有效追踪!
然后他就感觉到了一点痛!瞬间变成一片痛!全身痛!
那是锋锐的剑炁在身体中爆发而引发的痛楚!哪怕是法相金身,也阻挡不住剑炁在体内的肆虐!
那不单纯是力量的原因,还有其他的东西……五行错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