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新聞

互聯網平臺掘金手機回收“富礦”


互聯網平臺掘金手機回收“富礦”

10月17日,在河北省邢臺市南和區和陽鎮一寵物電商企業,工作人員在整理貓砂。

今年以來,河北省邢臺市南和區依託當地寵物產業優勢,免費對區內高校畢業生、返鄉青年等羣體進行電商培訓。當地同時與阿里巴巴集團合作,推進數字鄉村電商服務體系建設,促進當地羣衆在家門口實現就業。新華社發(張馳 攝)

二手手機交易市場的廣闊前景,吸引了互聯網巨頭和資本的爭相進場,而領先企業也在試圖藉助自己的市場地位和技術能力,引領行業從原先的粗放式發展走向規範化運營。


人心敗壞是真的絕症——民進黨當局以疫謀“獨”盡曝冷血自私狹隘

巨頭入局喚醒“沉默的金礦”

曾經不太顯山露水的二手手機市場,近段時間突然站在了聚光燈下。

10月14日,二手手機電商平臺轉轉宣佈,原錘子科技CEO羅永浩將出任轉轉品牌推廣大使,並召開了“舊機發佈會”,加碼二手手機業務。


違規打新被限制 詢價過程嚴監管

作爲手機圈的頂流IP,羅永浩從來不缺熱度與關注。由此,“羅永浩+轉轉”這對新CP組合便開始在朋友圈刷屏,而與之關聯的二手手機市場也隨之成爲熱點。


安卓手機時間倒流 運營商:與我無關

自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以來,手機便成了人們最重要的日常消費品之一,儘管不同的品牌均有自己獨特的用戶羣,但消費者的“遊牧性”和競品之間的你追我趕,使手機行業產生了一個固有矛盾:產品使用壽命長但更新迭代週期短,加之用戶嚐鮮心理和衝動消費的驅使,大量二手手機產品亟待重新迴流到市場中。

來自工信部的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或將產生5.24億臺廢舊手機,而從2014年至今,中國的二手手機存量累計超過20億部。與此同時,二手手機正規渠道的回收率佔比依然很低,僅爲2%左右。由此,二手手機市場也被稱爲“沉默的金礦”。


國臺辦:民進黨當局以武謀“獨”只會把臺灣民衆推向災難

業界認爲,下沉市場的消費需求被進一步釋放,以及4G向5G升級帶來的換機潮,將共同拉動二手手機交易量的增長。

權威市場調研機構IDC發佈的報告稱,2019年,全球二手智能手機出貨量達到了2.067億部。這一數字在2018年是1.758億部。預計到2023年,二手手機出貨量將達到3.329億部,複合年增長率爲13.6%。


臺灣舉辦“承功——新秀舞臺”推動傳統戲曲傳承

迅速增長的市場吸引資本開始紛紛入局。9月22日,中國3C電子產品專業回收平臺愛回收宣佈,繼獲得晨興資本、世界銀行、老虎環球基金等多家機構多輪投資後,愛回收再次獲得京東和國泰君安領投的超1億美元E+輪投資。

此外,愛回收還宣佈了品牌升級計劃,“萬物新生”將替代“愛回收”成爲新的集團品牌。與轉轉一樣,新品牌旗下由愛回收、拍機堂、拍拍、海外業務等板塊組成了C2B2C的全產業鏈閉環。

從近兩年的情況來看,除愛回收外,轉轉、閒魚、回收寶等二手手機交易平臺均先後獲得融資,而背後也閃現出騰訊、阿里巴巴、京東、58同城等互聯網巨頭的身影。

潛力巨大賽道擁擠


中國化學貫徹“扶志扶智”理念 實施“五項造血”工程

二手手機市場被衆多巨頭和資本看好的另外一個原因,是二手市場目前只有三個半品類具有產業整合機會,包括二手房、二手車、二手手機和半個品類的二手奢侈品。

愛回收CEO陳雪峯認爲,應該從三個維度來看待整個二手市場。首先,是市場規模。目前,二手房和二手車市場已達到了萬億級,而二手手機在國內雖擁有千億級市場,但從全球來看,同樣也達到萬億級市場規模。

其次,是產業鏈深度,即有沒有足夠多的產業整合機會。在上述三個半品類中,可以進行整合的環節比較多。其中,二手手機傳統產業鏈的毛利率超過50%,環節和參與方衆多,效率極低,因此存在很多產業鏈整合機會。

第三,從供給的穩定性來看,二手房和二手車作爲剛需產品供給比較穩定,而二手手機作爲非剛需產品,其轉化率不是很高,但基數龐大,整個貨源供應比較穩定,客單價也高。

發展空間巨大,自然引來了衆多玩家入局。據瞭解,目前市場上除了轉轉、閒魚這類綜合性平臺之外,還有大大小小數十個手機回收垂直類玩家,比如愛回收、回收寶、閃回收、愛換機、樂回收、易機網、回購網、好收網、機友網等。


人民日報評論員:把香港當反華工具是癡心妄想——打“香港牌”不會得逞

在售賣端,主要以可樂優品和找靚機爲主,二者都採用B2C模式,對產品品質進行有效管控,並提供售後服務。區別在於,可樂優品採用全自營模式,而找靚機主要從線下供應商直接拿貨。

閒魚和轉轉則主要採用C2C模式,撮合個人賣家與個人買家直接對接,以此消除行業內冗長的環節。

而在回收端,目前主要的代表企業爲愛回收。成立於2011年的愛回收,主要模式爲C2B和B2B,通過自建渠道(線下門店回收、回收機回收、上門回收、快遞迴收等方式)將手機等電子數碼產品回收,經過運營中心進行質檢和分類後,根據不同分類進入不同的下游產業鏈。

值得一提的是,與其他平臺相比,愛回收很早就開始了全球市場的佈局。早在2017年,愛回收就投資了印度的手機回收公司,後來又投資了南美最大的二手公司,並陸續在香港和美國達拉斯設立了業務線。


6月5日12時58分“芒種”:麥黃梅熟仲夏至,“三夏”大忙迎高潮

陳雪峯說,過去中國是一個典型的二手手機輸入國,歐美市場的一些二手iPhone手機主要通過香港輸入內地,隨着近幾年國產手機品牌越來越強大,產品越來越高端,中國正在從二手手機輸入國變成輸出國,越來越多的國產品牌二手手機開始出口。

破解痛點重建“新秩序”

隨着巨頭和資本爭相進場,二手手機交易市場日漸火爆,但整個行業卻缺乏規則與秩序。


疫情衝擊下臺灣經濟現“寒潮”

當下,二手手機交易行業仍存在不可忽視的頑疾,其中最爲突出的是,由於尚無統一的國家標準,二手手機定價權大多掌握在“黃牛大軍”手中,導致二手手機交易流程中的諸多環節都存在不透明現象。

事實上,手機一旦被使用,甚至只是打開包裝,就被判定已產生不同程度的損耗,而如何將這些非標品重新標準化,便成爲二手手機回收行業的最大痛點。

不僅如此,貨源不足也一直困擾着二手手機回收平臺。過去,由於缺少便捷的回收場景和可信的回收平臺,導致消費者擔心回收價格不準以及信息安全等,不願意出售手中的二手手機。同時,很多商家由於缺少高效的交易平臺,致使貨源分散、交易效率低下。

因而,如何解決便利性、定價,以及上下游貨源分散等難題,成爲行業規模化發展的關鍵。


張一白 周星馳曾第一個鼓勵我 不介意被說致敬他

針對於此,一些頭部二手手機交易平臺開始發力,試圖藉助自己的行業地位和技術能力,重建“新秩序”。

在陳雪峯看來,如何構建供應鏈能力,是二手手機交易平臺所要考慮的重中之重。正是基於這一理念,愛回收開始持續提升自己的供應鏈能力,包括增強自動化檢測能力、拓展線上線下回收場景和服務,以及提升交易效率等。

目前,愛回收在C端搭建了線上線下全覆蓋的回收場景。在線上,愛回收擁有京東、華爲、小米等電商和廠商的精準渠道;在線下,愛回收自建了分佈在140多個城市核心商圈的700多家門店。而在B端,愛回收也進行了全場景、全交易環節的佈局。

與控制貨源和產品標準化相比,二手手機的質量檢測環節存在的問題最多。過去,行業質檢主要靠人工手檢,檢測難度高且耗時費力。針對於此,愛回收自主研發了常州亞洲一號運營中心,擁有國內首條非標二手電子產品自動化輸送分揀存儲系統,自動化率高達90%,失誤率小於0.01%,坪效提升300%,極大地提升了二手行業的流轉效率。

不僅如此,愛回收還根據質檢情況和大數據對每款產品進行定級定價,使得非標二手手機有了可靠的標準,大大提升了整個平臺的運營能力和交易效率。


署名文章:民進黨借勢搞“法理臺獨”必遭失敗

業界認爲,正是在行業領先企業的引領下,二手手機交易市場正從原先的粗放式發展朝規範化方向進化,“舊秩序”正在被顛覆,而“新秩序”開始重建。(記者 傅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