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tglqh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橫掃晚清的無敵艦隊 txt-第二零九章 奇襲庫倫(三)閲讀-9lvev

橫掃晚清的無敵艦隊
小說推薦橫掃晚清的無敵艦隊
本来库伦除了少量哲布尊丹巴八世的卫兵之外,不应再有其他军队,但现在清廷势微,库伦独立的倾向日重,因此根本管不住库伦,何况这一次清廷还希望借库伦的力量来牵制华东**,或者是消耗华东**,对库伦方面大势的招兵买马,扩充军队的事实也就睁一眼闭一眼算了。
不过现在为了不过份的刺激清廷,并且还希望获能修得清廷的支持,因此库伦的守备依旧是由清军负责,而哲布尊丹巴八世的蒙古军队只负责守卫库伦的庙宇和一部份权贵的居住区域,双方到也暂时相当无事。
守卫栅墙大门的士兵这时还有些昏昏欲睡,毕竟现在才是早上7点多钟,库伦的大多数居民也都还在酣睡,珏使是起最早的商铺主人,最多也就是刚刚开始拆铺板,或是摆货物,也都还没有开始正式营业。
而就在这时,守卫栅墙大门的士兵们在迷迷糊糊之中,只听到一阵沉闷如雷的声音传来,抬头寻声看去,只见远出现了数十个黑影,缓缓驶来,也不知是什么东西,正在纳闷的时候,只听“轰轰”声起,围墙己有数处被爆炸的火光覆盖,好几名士兵己被爆炸吞没,这时其他的士兵们才明白,这是敌人来了。
这时库伦方面根本就没有想到人民军竟会千里奔袭,从赤峰一直杀到了库伦,因此根本就没有做好充份的守卫准备,而驻守蒙古的清军还是绿营兵,不仅装备落后,500军队中只有100多人配备了步枪,而且还是老式的单发式步枪,其他的士兵都还是只用长枪或是刀盾弓箭等冷武器。这时在在入口的人数也不多,总共才20余人,刚才被坦克炮一轰,己经伤死过半,剩下的几个人早己被吓得魂飞魄散,那里还敢守卫拒敌,赶忙纷纷向城区內逃窜,一边跑还一边大声喊:“有敌人,敌袭啊。”
坦克的火炮轻松的轰开了库伦的木栅围墙,然后辗压着地上残碎的木头和还在燃烧的火焰,缓缓的驶入库伦城区中。人民军的士兵分布在坦克的两侧,也跟着一起进入了库伦的城区。而运兵装甲车则守住各个路口。
由于这时商铺都还没有开门营业,因此库伦的各条街道都冷冷清清,基本看不到几个人,不过这也正有利亍人民军的行动,按照各自的在战前布置的计划,分头行事,从东侧杀入的人民军有两个排从主道直捣夏宫,三辆坦克排成一个“品”字形,向夏宫方面挺进,另三辆则落后约50米,排成横列,其中有一辆还是倒行,保护同伴的背后,中间则是两辆通讯指挥车,两个排的士兵则分列在两侧,协同前进。同时还大声喝斥两侧的商铺,老老实实的在房里躲着,不要出来。
已经拆板开门商铺见了,有的吓的赶忙又将门板装上,有的甚致干脆放弃商铺,逃了出去,而还没有开门的商铺被惊醒,赶忙搬桌抬柜,将门窗都顶住,一个个都心惊胆占,毕竟库伦建立以来,还从来没见过刀兵的。
当然只要这些居民不捣乱,人民军也不会侵扰他们,虽然行进的速度并不快,但库伦的范围并不大,因此也不过就是几分钟的时间,人民军就推进到距离夏宫不到200米的位置,而这时守卫夏宫的蒙古军队终于反应了过来。
蒙古军队虽然是组建不久,但比清军确实要强得多,不说别的,就是在夜间值守的士兵,就比清军多,而且精神状态也比清军好,迅速就聚集了百余人,并出动了30余人,在主街拦截人民军,而其余的士兵则都布置在宫墙上驻守。
见有敌军阻击,三辆坦克也由“品”字形改成了一字横列的队形,士兵们也都迅速的集中在坦克的后面,而三辆坦克的车顶机枪、车前机枪一起开火,转眼之前蒙古士兵就被打伤打死了大半,而稍稍有一点反击,也都打在坦克上,丝毫也伤不了人。
不过这样一来,人民军的推进到底也缓了一缓,蒙古士兵己在宫墙上布置一些火力点,向人民军展开射击。
这时三辆坦克的主炮开火,“轰轰轰”数声爆炸的响动,宫墙顿时被炸开10余个大洞,在宫墙上布守的士兵也被炮击轰得伤死无数,随后坦克一面开火,一面缓缓向宫墙推进而去,尽管蒙古士兵奋力抵抗不退,而且又有1批士兵赶来增援,但仅靠血肉之躯,终究无法与钢铁巨兽相抗衡,坦克依靠着庞大的身躯,巨大的力量,硬生生撞开早己残破不全的宫墙,带领着步兵,杀入夏宫内。
而在此同时,另一路部队也到达了这次突击库伦的另一个目标,库伦大臣衙门。守卫库伦围墙的清兵败退回去之后,立刻逃到库伦大臣衙门,向清廷的库伦大臣延祉报告。这时延祉还没起床,在睡梦中被人叫醒,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只听“轰轰轰”的连续爆炸声音传来。
延祉顿时被吓得困意全无,一个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颤声道:“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亲随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道:“大帅,大事不好了,伪逆……伪逆的贼军杀到库伦来了。”
伪逆是清廷对华东**的称呼,因此延祉听了之后,也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道:“伪逆的贼军不是还在达里诺尔湖吗,怎么杀到库伦来了,达木丁**、巴布扎布他们在干什么?”
亲随哭丧着脸道:“大帅,这个奴材也不知道啊,大概是被贼军给杀败了吧。”
延祉又道:“活佛呢?活佛知道了吗?”
亲随道:“奴材不知,不过夏宫那边刚才一直响炮不断,只怕是活佛现在也是凶多吉少了。”
廷祉两眼发直,头脑中一片空白,这时另一个亲随道:“大帅,现在情况危机,还是赶紧更衣先逃出库伦再说呢?”
正说话之间,只听又是几声“轰轰轰”的炮声,只震得窗门颤动,博古架上摆放的器具被震掉了几个,摔得粉碎,紧接着枪响如暴豆一般,而延祉也从恍忽中惊醒过来,道:“快,快伺本官更衣。”
于是随从们七手八脚的伺候着廷祉穿衣,还不等衣服完全穿好,延祉就迫不多待的带领着几名随从,匆匆的走出了卧室,原本这时枪声已经逼近了库伦大臣衙门的后院,显然己经突破了衙门的大门。
刚刚走到后宅的门口,还没下台阶,只见几名亲兵己跌跌撞撞的跑到台阶下,见了延祉,也顾不上行礼,道:“大帅,大帅,伪逆的贼兵己杀进来了,杀进来……”
不等他说完,只听一阵“哗啦啦”的声音传来,只见连通后宅和衙门前院的大门塌碎,一辆奇形怪状的车辆,顶着一身的残瓦碎石,闯进了后宅,而在这辆怪车的后面,还跟着10余名身着灰绿色军衣,手执上刺刀步枪的士兵。几名卫士赶忙挡在延祉的身前。
而就在这时,在怪车的前端,忽然喷出了一道火舌,几名卫士顿时倒地身亡,其他几名亲随、卫士见了,也都不敢再上前,虽然各自还紧握着刀枪,但却不断的后退。而延祉更是吓得面如土色,扶着柱子才没有跌倒,而随怪车冲进来的十几名士兵立刻围成了一个半弧形,手中的步枪指向众人,这时只听“吱呀”一声,怪车的顶部翻起了一个圆盖,一个人从车内钻出,露出了半截身体,冲着众人道:“放下武器,投降免死。”
看着怪车顶端一根黑洞洞的炮口指向自己,延祉的双腿一软,瘫坐到地上,颤声道:“别杀我,别杀我,投降,我投降。”
库伦大臣衙门被人民军轻松的攻破时,进攻夏宫的战斗还在进行,毕竟夏宫的规模要远比库伦大臣衙门大,守卫的士兵也更多,而且战斗意志更是比清兵强数倍。因为现在的库伦**实际是一个宗政合一的政权,而哲布尊丹巴八世是集宗教、政权于一身,他的卫兵自然都是十分虔诚的教徒,因此不会向清军那样一打即散,战斗意志颇为坚强,虽然伤死无数,但却依然死战不退。
但只靠个人的意志,是不可能敌挡现代武器的进攻,尽管蒙古士兵也都装备了步枪,但和人民军相比,武器还是太单调了,不仅缺少手**、掷弹简等小型大杀伤武器,更不用说迫击炮、机枪等武器,而且训练和实战经验更是远远不及人民军战士,何况人民军还有坦克协同作战。
尽管夏宫内部的房屋众多,道路狭窄,并不太适合坦克作战,但蒙古士兵并没有能够足以威胁到坦克的武器,而且坦克对普通士兵的火力支援和协助还是有相当大的作用,何况人民军的数量还是太少,如果没有坦克的火力支援和协助,战斗将会是相当艰难的。
但有了坦克的协助,人民军对夏宫的进攻也就相当的轻松了,毕竟有坦克在前面顶着,不仅可以挡枪,火力更是猛不可挡,其他士兵只用随同在坦克的周边,不让敌军靠近坦克,随便也跟看追打落水狗,因此蒙古士兵尽管人数众多,但跟本挡不住人民军的进攻,只是夏宫的范围颇广,才能够支撑更长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