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7vb8d优美言情小說 仙聲奪人 午夜牧羊女-第858章 躲避熱推-rbael

仙聲奪人
小說推薦仙聲奪人
听到同舟的发问,周遭的各大势力之主都将目光落在了容娴身上。
“是。”容娴毫不迟疑道。
同舟一头乌发泱泱束缚在身后,眉目沉寂神色寂然,端的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说:“你不可证道。”
话音落下,周遭的空气轰然凝滞。
就在气氛越来越凝重,让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时,容娴突兀一笑,空气又开始重新流动。
她扬了扬眉,模棱两可又暧昧不清的说:“皇夫这般担心我吗?莫要担心,雷劫要不了我的命。”
其他人凭着多年的修养,愣是忍住了要抽搐的嘴角。
相信他们,魔主绝不是过来叙旧情顺便对老相识表达一下担忧之情的。
但看煦帝那模样,竟是完全不过脑子深想,只想朝着自己愿意理解的方向去想。
难道这就是古往今来人人都会做的#自欺欺人#?
容娴还不知道那些人在心里怎么腹诽她的,她这会儿正兴高采烈的与化身飙戏。
注意,是在北疆部洲各大势力之主面前。
同舟情绪看不出半分波动,完全不理会容娴的话,他张了张嘴,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如同神谕,不可违背:“三日时间,若你不改初心,狴犴魔狱静待君临。”
瞬间,容娴眸色中仿佛堆积起无数乌云,连‘皇夫’都不叫了:“同舟这是打定主意要与朕为敌了?”
同舟负手站在云端,神色没有半分动摇:“本座只为魔修。”
同舟虽然修了无情道,但不代表他要一个人,那些魔修的存在不仅可以为他跑腿,还能替他做很多事情。
比如收集情报、准备衣食住行等等。
总不能他一个大佬自己出门打个野鸡自己烤啊。
也不能他出门去五湖四海的找天才地宝与人争抢,回来锻造衣袍兵器。
多没逼格啊。
大佬之所以是大佬,不止本身实力强横,还要有捧哏无数。
容娴沉吟片刻,状似妥协道:“既然这样,朕可念在你我情分上,分出一部分力量庇佑魔修,如何?”
此话一出,其他势力之主就坐不住了。
气氛顿时突变。
这怎么可以,若煦帝分出一部分实力庇佑了魔修,那正道仙修在这场雷劫下便损失惨重。
这对正道来说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
他们可不相信以魔修的尿性,不会趁火打劫。
黎教主出言道:“煦帝这决断太过了,本座不否认魔修有好人,但大多数都是随心所以、嗜杀偏激之辈。若煦帝庇佑魔修,这对天下苍生都不是什么好事。”
司马姮君轻轻敲着椅背扶手,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道:“没错,就以凡人来说,可没少被魔修抽魂炼丹的。煦帝这是想要入魔了吗?”
她这话一出口,同舟丰那双散发着金芒的深邃冰冷的眸子直直看了过去,更是让人觉得高不可攀吗,恍如神祗下凡。
司马姮君脸上的笑意一僵,敲击椅背的手也收了回去。
失策了,怎么忘了还有魔主在。
看如今这情形,若魔主答应了煦帝,岂不是说二者会联手?
云九也不认可,他双目开阖间似有剑气漩涡在涌动,他直言道:“正道不容有失。”
玄虚子紧随其后附和道:“贫道也认为,正道不容有失。”
四大世家各位家主相视一眼,他们传承源远流长,虽然有手段可以保命,但这种付出实在没必要,能避免就避免。
诸葛家主作为四大家族之首,朝着同舟率先开口道:“尊主若与煦帝协商好只庇佑魔修,对正道打击颇大。想必许多年轻人师承回去修魔,碰到心性不稳者,对本人或者其他人都不是好事。且,天道不会允许一家独大的。”
净世雷劫后,正道受创,能活下来的估计也在努力恢复伤势。
到时想要修仙的年轻人找不到传承,魔修很可能会趁机大肆收拢弟子。
这样下去,正邪失衡,魔道涛涛大势席卷天下,让正道元力退避,天地元素的不平衡对规则造成冲击,天道是不会允许的。
他没有说多余的话,但其中蕴含的意思在座的都听得出来。
同舟垂眸,眉宇间多了一分思索之意。
山海道主沉声道:“煦帝,别忘了你仙朝内基本上都是正道修士,这一场雷劫下去,你猜猜能活下去几人,空壳子的容国,沦到任人宰割的地步也怨不得他人,对吗?”
容娴轻飘飘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说:“多谢道主提醒了。但朕以为,到时候没人有那个精力和实力对容国出手呢。”
这话隐含的意思让人听之胆寒。
这是要拉着其他势力全部下水啊。
净世雷劫之后,所有势力都被天道清洗了一遍,真能活下来的没有几人。
容娴毫不客气道:“雷劫过后,大家#半斤八两#,你们有什么能力对付容国,还是做做梦比较容易吧。”
顿了顿,容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脸恍悟道:“是我小看道主了,也许你有特殊的躲避雷劫的方式,让你的势力不会有太大的损伤呢。”
此话一出,可谓诛心之言。
虽然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但中间好像要出现一个叛徒了。
感受到身上数道冷凝的视线,山海道主欲哭无泪,明知道这厮不好惹,怎么就见鬼了似的非要嘴贱上去撩拨。
煦帝这厮不愧她黑心的称号,只要开口就将他往沟里带。
山海道主冷汗直流,强作镇定道:“煦帝说笑了,在下若有那个能力,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容娴不置可否:“谁知道道主坐在这里想干什么,也许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想法呢。”
山海道主:这可真是天大的冤枉。
尽快各大势力之主知道煦帝这是在挑拨离间,但疑心病一起,自个儿都说服不了自个儿。
势力与势力之间总会有些龌龊,且他们个个都是天之骄子,掌控权势已久,全都不服于人,这也单方面宣告了谁都不可能联合起来就是了。
除非有威胁他们本身生死的大事,否则就是一团散沙。
这也是为何他们忌惮仙朝,而仙朝对他们不过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的高高在上罢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