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nef8m精华都市小說 科技傳播系統 愛下-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修補!推薦-sxgdx

科技傳播系統
小說推薦科技傳播系統
见到他这副样子,罗修就感觉到一阵无名火自心中产生,只不过他知道这家伙实力太强,加上他之前就是这魔域的主人,本身也能操控一点点世界本源,自己即便控制了此人的灵魂,却也需要借助他的力量来辅助自己修补这处空间裂缝,即便是如此,罗修单单只是想想自己现在的实力,以及接下来所需要做的补天之路,他又忍不住心底叹了口气,既然无法发作,他也只能选择隐忍。
“我知道各位可能对我控制住你们的生死,有些不服气,但是这也是你们自找的,如果不是你们如此肆无忌惮的搞破坏,老夫根本懒得搭理你们,之所以要出手阻止你们继续作死,原因也是因为你们阻碍了老夫的恢复,你们看看你们都做了些什么,就说这处空间裂缝,你们想过没有,即便两个世界融合之后,这里也是一个巨大的空间裂缝,时刻面临着混沌宇宙的能量侵蚀,老夫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身体损伤很严重,现在唯一能够依仗的也是强大的灵魂,不怕你们生出什么歹意,我实话告诉你们,我来这个世界的目的,就是为了修复肉身上的损伤,所以为了避免你们把我的好事情给搅了,所以暂时控制住你们,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我大概已经有了一个修补这篇漏洞的方法,需要你们配合,因此,如果不想去死,就乖乖听话,接下来谁敢给我阳奉阴违,别怪老夫辣手无情!”目光盯在这十八人的身上,然后罗修将目光看向了原魔君,语气当中充满了威胁之意。
“哦,是这样的吧,那不知道前辈你打算怎么做?别怪我把丑话说在前面,如果前辈真的想要控制我等的话,那你就不要再想其他的了,我们绝对不会乖乖服从的,如果你说为我们解决这处空间裂缝,倒是没什么问题,配合你没问题,就是希望之后你能解开对我等的控制!”源魔君眉头一挑,有些好奇的看着罗修说道。
“很简单,因为老夫伤势过重,接下来的修补工作主要还需要你们来出手,我只负责动嘴皮子,和用灵魂力固定某些特殊的东西,比如空间壁垒之类的,就交给我好了!你们的任务主要是调整这里的能量循环,这就需要大家合作,同心协力,布置强大的能量梳理大阵!这需要你们自己想办法解决,老夫这里有套阵图,你们拿去参考一下,然后布置在这里,还有,找几个精通空间法阵之类的,接下来需要你们去切割一些地方的天道屏障,把它们挪移到这空间来,稍后老夫会出手,暂时封锁宇宙虚空涌来的那些混沌力量,这样的话,你们趁着这个机会将这片被撕开的空间屏障修复,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虽然两个世界的空间融合,可能会因此出现一定的影响,但是总好过将整个世界暴露在宇宙当中来的安全,虽然这其中有些地方需要你们好好的研究,但是我相信以各位的实力,以及对于这片世界的依赖性,你们应该会愿意这么做的!”罗修大致的将自己的方式讲了一遍,然后取出了一枚玉简,将之扔给了在场的那位洪荒世界的大阵法宗师。
在场的所有人听到罗修的这番话语,都忍不住露出了错愕不己的神情,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尤其是当他们看着头顶,那几乎如同裂开了一片天穹的巨大空间裂缝,所有人对于罗修先前所说的那番话,都感觉到有点发懵!因为所有人都清楚,罗修这么做意味着什么,也都知道罗修口中所谓的切割其他区域的空间屏障,来修复这处巨大的空间裂缝,是个什么样的操作!如果和他们理解当中的一样的话,那他们先前被算计就算不得什么了。
因为他们修为都是传奇级别的存在,即便有些人整天只知道杀戮,对于空间法则之类的了解为零,也都十分清楚罗修所说的这点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如果罗修真的能够做到切割空间,将他处的空间屏障挪移过来,修复这里的空间漏洞,那对于空间的理解,绝对超乎想象的强大,甚至于没有一些先天至宝的辅助,也根本达不成这种要求。
因此,对于他们而言,原本因为罗修只是偷袭,仗着强大的灵魂,把他们给制服,很多人心中是有些不服气的,但是罗修这番话语落下,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单单只是他这种大胆的想法,就足以让得很多人心中生出了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尤其是洪荒世界的一些家伙,此时此刻,他们脸上的神情,那叫一个精彩,罗修这简直是脑洞大开的疯狂想法一一暴露出来,给他们带来的冲击力之强,让的此时此刻的所有人都用看怪物一样的目光看着罗修,实在是罗修这种表现太过离谱!
而此时此刻,面对着众人这幅震惊的神情,罗修却表现的极为淡定,对于他而言,眼下这种情况之下,自己所能够给这些人威慑力越强越好,他可不想等到自己准备行动的时候,这些人会在背后给他捣乱,先不说其他的,单单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自身实力暴涨带来的影响,就足以让的罗修能够察觉到自己对于接下来的事情的了解掌控程度。
面对这些人这副吃惊的表情,罗修淡定无比地摆了摆手,然后就见他手上光芒闪动,狂暴的力量顷刻之间弥漫诸天,无穷无尽的闪电粒子,在他的周身环绕,就像是手持一把光剑一样,瞬间对着左边的天空一挥,就像是割豆腐一样,直接将一片空间壁垒给整个割了下来,而且还极其诡异的将之固定成原有的样子。
见到罗修这番亲自演示,在场的这些家伙都感觉到有点头皮发麻,如果今天只是切割空间倒也罢了,很多人都能做到这一点,但是罗修此刻表现出来的这种,把整个世界的空间壁垒能够如此稳定的切割,并且将之维持原来的样子,足以说明罗修对于空间力量的操控性之强。
见识到罗修这种恐怖的手段的时候,在场的很多人已然悄悄的收起了他们内心当中的轻视,心中的那些其他小心思,也被他们彻底的收了起来,大家能够修炼到如今这种境界,没人是傻子,当然清楚罗修此刻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意味着什么,对于他们而言,最起码的一点就是,随着罗修展露的东西越来越多,他们心中的抵抗情绪也越来越小。
“这就是我的办法,不过有一点需要各位配合,你们也看到了,我的实力有限,虽然可以切割大片空间壁垒,但是想要稳定住被切割的空间不破碎,所需要动用的能量,以及对于规则的理解远超一般的时候,没有传奇级别的法则领悟能力是根本做不到这一点的,所以,我给你们演示的,只是能够切割一小片空间的空间壁垒,然后将之稳定住,再大的话,以我现在的实力有点儿力有不逮,没办法,身体本源受损没那么容易恢复,如果这两个世界融合彻底的话,我的实力没准还能得到恢复,但是现在的话,则有些不太好说了!”罗修演示给在场的这些人看,对于这些传奇级别的强者而言,罗修的表现固然有些让他们感觉到震撼,但是听罗修这么一解释,很多人便又明白了罗修这番话的真正意图。
同样的,随着罗修将切割出来的这部分空间屏障重新填了回去,左手运力挥手打向那片空间,见到两者很轻易地再次融合在一起,更是让得很多人不由得眉头跳了跳,很显然,他们也没想到罗修如此做法,竟然有如此大的把握,也着实的让他们感觉到吃惊。
“前辈,啧啧!您真的是有点儿太过谦虚了!如果您的这种手段还不能称之为逆天的话,那我们先前就是一群只知道发泄力量的莽夫罢了!您放心好了,我们一定会全力配合你,为了将来考虑,我们也不会生出什么其他的想法的,要知道,以你对这片天地的掌控以及强大的空间神通,足以将我等彻底的流放到其他异位面当中去,没人会傻到在这个时候跟前辈你作对的!”平天老祖深深地看了一眼罗修有些无奈的开口解释道。
说完这番话的时候,他的目光看向了源魔君,场中如果要说谁可能会对罗修出手的话,那也只剩这位源魔君了,毕竟罗修纵然得到了新生世界的天道意志的认可,但说真的,以现在两个世界的融合程度来看,没那么容易就压得住这位源魔君的。当然,靠着强大的灵魂力,罗修是可以做到这一点,但也仅此而已,固然现在这位源魔君被罗修给控制了,罗修却也很意外的意识到,这人的实力之前是有所保留的。
“你们呢!大家如果也没意见的话,那此事就如此决定了,接下来我们一点点的将那空间壁垒切割,逐一挪过来,借助特殊的阵法,扭转两个世界融合的方向位置,以及借助阵法力量阻止这处空间裂缝再次扩大,不然的话,我等会很麻烦的!各位如果不想在接下来的空间毁灭当中,遭遇到什么生死劫难的话,接下来一段时间当中,还是要认真应对可能发生的任何危机!我可不想真的跟这个世界绑在一块,这样对我而言,没什么好处,如果不是为了恢复身上的伤势,我是根本懒得搭理这个世界的死活的,相信我这么说,你们应该能够理解的吧!”见到有些人神情有异,罗修知道他们担心的是什么,忍不住开口宽慰道。
接下来,在罗修的指挥下,魔域与洪荒世界的众位强者都放下了彼此的恩怨,众人便开始忙碌起来,有罗修出手,借助强大的灵魂力稳定被切割的空间,很多人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出手,将一片片空间壁垒切割,然后如同拼图一样修补齐这片残破的天空,当然,这修补的过程并不容易,刚开始的时候,由于空间破洞太大,修补起来倒是很轻松,因为即便是堵住其中的一部分,也不妨碍混沌力量冲击魔域与洪荒世界融合后的新世界。
但是随着修补的面积越来越多,就必须腾出人手开始梳理这部分混沌力量,让混沌能量按照一定的方向去流动,但是那种狂暴的空间,混沌力量可不受任何人的控制,所以只能靠人来维持,而罗修就成了其中最忙碌的一个,因为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当中,他必须两头跑,在修补空间屏障的间隙,必须将涌入新世界当中的混沌力量全部都给抽取,或者是将混沌力量挡在外边。
一次又一次的奔波,也让很多人真正的意识到罗修的恐怖,单单只是他强大的灵魂力就足以让得很多人惊恐失色了,更加不用说,他们的身上早就已经被罗修种下了灵魂印记,那配合的默契程度也在罗修统一的调度之下,很是轻松的就快速完成了对整片裂缝的修补工作。
这修补空间裂缝所花费的时间与代价,远比罗修先前设想的还要小上不少,毕竟有三十几个传奇级别的家伙给自己打下手,罗修所需要做的就是动动嘴皮子,然后在关键时刻,用灵魂力固定住被切割下来的空间碎片,如此情形让得很多人侧目不已。
当然,罗修并没有傻到只在一个地方切割空间,因为是要借助两个世界融合之后的特殊重合之地,所以他是成对角方式进行空间切割的这种情况之下,即便两个世界融合,也会留有一层一个世界的空间壁垒,虽然比不上两个世界融合之后,已经加厚了的空间屏障,但是本质上却仍旧是一个稳定的空间壁垒,这种情况之下,如果不是对这种情况知根知底的话,没人可以轻易打破这一层空间屏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