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ai3j2熱門玄幻小說 興風之花雨-第六百零五章 花山飛狐閲讀-fcqsj

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黄莹的蓬莱院开张本来只是件小事,宫天霜在此出道首秀,或许会办的热闹一些,层次仍旧不高,更多是宫天霜那群江湖朋友跑来捧场。
顶着多方压力,几乎快扛不住的风沙十分庆幸还有这一茬,将此视为临行之前,最后准备的机会。
宫天霜那帮朋友,孟凡、楚涉、白绫等人自然都会来捧场,包括风沙目下最想见到的柳艳,连伏剑都会低调前来。
风沙还特意下私贴,邀请纪国公夫人钟仪慧秘密会见。
另外,萧燕很想来,被风沙婉拒。
燕国公主到来,一定会引起各方高度瞩目,届时又将是个漩涡。
风沙现在实在没有精力和时间继续纠缠下去,只求脱身越快越好。
简而言之,这场首秀在场面上可以热闹,弄起的惊动越小越好。
蓬莱院原是下水门码头附近的河丰帮,距离上浮帮不远。
河丰帮乃是风沙送给周嘉敏的礼物,周嘉敏又交给黄莹打理。
这是周嘉敏头一次拥有完全属于自己的势力,往后可以通过蓬莱院培养自己的心腹和人手,更能通过蓬莱院做一些见不得人的私事。
譬如江城会之于东鸟皇室,金陵帮之于南唐皇室,三河帮之于风沙等等。
帮派看似很不起眼,其实至关重要,甚至不可或缺。说难听点,像夜壶。
周嘉敏对此十分上心,又不愿明着宣示自己和蓬莱院的关系,自然不会到场。
就连蓬莱院的院主黄莹都弄了个专门对外的身份,叫什么蓬壶真人,还真扮出一副女冠的打扮。
蓬壶者,蓬莱也。
自前唐起,有太多公主做了女冠,不是为了修行,实是为了方便放荡、豢养面首,后来逐渐成为一种风气。
或者像钟仪心一样,出家避祸。
蓬莱院只收女子,入目之内尽是女冠。
也不知黄莹从哪找来这么多姿色不俗的女冠,虽然端庄矜持,看起来仍旧琳琅满目,赏心悦目。
黄莹这位蓬壶真人则是含娇含笑,隐透妖娆。
明明是真人,看着很不真人。
风沙这次特意扮成胡九道,以江湖人的身份到来,立刻被黄莹引入密室。
云本真要忙碌风门启程一事不在。
绘声带着流火和授衣一副江湖女侠打扮,随侍主人。
蓬莱院正式成立,对黄莹来说实是大喜的日子。
她不仅开心,而且兴奋,壮着胆子讨好道:“蓬壶是二小姐的意思,既是蓬莱院院主,更是投壶和唾壶。一壶二主,婢子既侍奉二小姐,也侍奉风少。”
投壶就是以箭投壶的游戏;唾壶又叫痰盂。
流火和授衣相视一眼,暗忖亏她穿着庄重,看着靓丽,居然这么不要脸。
好在两女见过黄莹当场吓尿的德性,倒也没有太过吃惊。
绘声则做了个呕吐的表情。
南唐风气靡靡,美人壶在贵胄之间很流行,至于美人到底做什么壶,全凭主人的心意。
风沙所见多矣,也算见怪不怪,不以为意的道:“今天你是主角,想必忙得很,不必管我。纪国公夫人若到,请来见我。”
黄莹忙道:“天霜小姐正在装扮,已经数次问及风少来了没有,希望您陪着她,婢子该怎么回话?”
风沙失笑道:“她一个大姑娘,又是化妆又是更衣,我一个大男人跑去算怎么回事?这样,绘声你去陪着霜儿,要她不要紧张。”
两女应声退去。
流火忙着奉茶,授衣取来点心喂主人。
风沙边吃边喝边发呆,忽然问道:“你们姐妹俩好像混过几天江湖吧?”
流火和授衣一起点头。流火道:“在蜀地。”
“江湖人都有外号,你们有吗?”
两女的脸蛋一齐红了。
流火细弱虫鸣道:“那时年幼不懂事,说来羞死人了。”
风沙好奇道:“说说看,我保证不笑。”
授衣嗔道:“主人每次说不笑的时候都在笑。”
流火拽妹妹一下,害羞道:“那时大家管我们叫花山飞狐,婢子是大狐,授衣是小狐。”
花山?风沙沉吟道:“那就出身峨嵋了,系出何派?”
流火回道:“武阳龙尾派。”
风沙眼睛一亮:“大彭正宗,难得难得。这么说你俩学得是导引术了?难怪身体那么柔软,咳咳~”
龙尾派乃是大彭遗脉,不算百家,精通烹饪和养生,善导引行气之术,乃是除佛道内功之外,为数不多的仍属内家正宗的武林门派。
尤以柔体术独树一帜,最厉害的是贴身缠斗。
一掌之距,纵弱女也能绞杀壮汉,十分厉害。
所以,尽管派名阳刚,其实派中以女子居多。
擅烹饪、擅养生、擅柔术,还是名门正宗,龙尾派的女弟子乃是蜀地俊杰梦寐以求的佳妻。
其中不乏嫁于武林世家,或者帮会的高层,甚至像流火和授衣一样本身就出身于武林世家。
总之,龙尾派在蜀地很有影响力。
流火和授衣没想到一向不关心江湖事的主人居然对龙尾派如数家珍,不由露出吃惊的神色。
风沙奇道:“既然善柔术,为什么天天拎把剑?”
流火回神道:“婢子尚会家传剑术。”
风沙恍然道:“对对对,差点忘了,纯狐执法出身武林世家,你们家传的不会是寒王剑法吧?”
上古纯狐氏乃夏王后羿之妃,与寒浞勾搭成奸,后羿捉奸在床,结果被寒浞反杀于榻,而后寒浞篡位为王。
风沙提及“寒王剑法”其实颇有些玩笑的意味。
没曾想两女齐声讶道:“对呀!主人怎么知道?”
纯狐家对外只说家传剑术,从没提过“寒王”之名。
她们本身对纯狐氏的上古典故并不知情,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事,年代又已久远,相关典籍早已轶失。
除非拥有百家传承,保有上古典籍,并且苦读熟稔,否则谁知道几千年前发生过什么事。
风沙干笑道:“随口猜的。对了,你俩会柔术,岂不是可以摆出正常人摆不出的姿势?怎么不早点说,嘿嘿。”
两女服侍风沙有段日子,没少当抱枕,哪能不明白主人坏笑的意思,顿时臊得面红耳赤,手都不知往哪里摆了。
不仅神情神态一模一样,手足无措的动作居然也一模一样,迷人之态倍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