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jyekp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漫威裏的德魯伊 騎行柺杖-第一千八百五十七章 抉擇和行動展示-x0m1r

漫威裏的德魯伊
小說推薦漫威裏的德魯伊
阿尔文闲下来在地狱厨房带孩子的时候。
索科威亚投票的前夕……
科尔森带领着自己的小队,突袭了一座位于奥地利的庄园。
他庄园破旧的地下室里面,发现了一块黑色的巨石。
命令手下收拾好那块黑色的巨石,科尔森就登上了飞机开始转场飞往威尼斯,那里有另外一个已经确认的九头蛇基地。
全世界的特工都在行动,围剿着除了索科威亚以外的九头蛇基地。
科尔森有点疲惫的靠在飞机的座椅上,看到自己的搭档梅琳达·梅给自己递上了一杯咖啡,他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苦笑着说道:“是不是又有什么坏消息?”
梅琳达·梅皱着眉头说道:“又有人给我们发来了关于九头蛇的消息。
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匈牙利都有九头蛇基地的情报。”
科尔森听了疲惫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们先去威尼斯,你根据九头蛇基地的位置调整航线。
我们估计会忙上很长一段时间!”
梅琳达·梅听了,她皱着眉头看着科尔森,说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我不知道?
我们追了九头蛇几年的时间,也没有最近几天获得的情报多。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斯凯现在拒绝跟同伴讨论那天在体育场发生的事情。
而你又表现的这么奇怪!
你们到底在计划些什么?”
科尔森看着关心自己的梅琳达·梅,他苦笑着说道:“已经差不多该收网了,九头蛇这次逃不掉了。
可惜我们却被排斥在了最外围……”
梅琳达·梅用古怪的表情看着科尔森,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刚才那个所谓的九头蛇基地,只有几个普通的看守。
那里根本就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戒备森严。
你说我们被排斥在了任务的外围……
你的意思是,有人不信任我们?”
科尔森喝了一口咖啡,苦笑着说道:“和你说的大概差不多。
一条叫雷蒙德的老毒蛇接管了索科威亚的事情,他确实不信任我们。”
梅琳达·梅听了,她指着手里平板电脑上的情报文件,不可思议的说道:“这上面的几份文件有几个国家情报部门的暗记。
你的意思是那个雷蒙德宁愿相信那些情报部门,也不愿意相信我们?
要知道他们当中必然有九头蛇存在,那这些情报还有什么意义?”
科尔森听了,他回忆着雷蒙德狠辣的手段,苦笑着说道:“我宁愿不被那条毒蛇信任。
你知道最近三天,各国死了多少间谍吗?”
说着科尔森有单不寒而栗的颤抖了一下,说道:“当围剿欧洲九头蛇基地的任务简报,下发给那些间谍的之后。
凡是第一时间和陌生人联系的间谍,全部上了死亡名单!
三天内跟任何陌生人联系的间谍,同样被打上了标记,等待被清理!
雷蒙德利用一份科学目录,绑架了全世界的情报部门,让他们自愿对自己展开大清洗,准备彻底的扫除潜伏的九头蛇。
而且这个清洗的规模还在扩大,很快就会曼延到政治圈。”
梅琳达·梅不可思议的看着科尔森,说道:“那家伙疯了?
这样会死很多无辜的人!
他怎么判断那些死去的人,到底是不是九头蛇?
尼克·福瑞手里有可以监控全世界通讯的超级软件,他有机会排查那些可疑的间谍,他怎么能容忍那个雷蒙德这样滥杀?”
科尔森听了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是尼克·福瑞同意的计划。
而我们现在的行动,就是为了逼迫九头蛇朝着索科威亚收缩。
并且制造我们正在全力搜索‘蜂巢’的假象……
那些间谍到底是不是无辜的,在很多人的眼里根本就不重要。
包括他们自己领导的眼里也是一样的!”
说着科尔森看着满脸古怪的梅琳达·梅,有点无奈的说道:“你在接到任务的时候,会不会给不相干的人打电话,或者用其他的方式联系?
这么做的人,首先就不是一个合格的间谍……”
梅琳达·梅看着试图为这种滥杀任务解释的科尔森,她皱着眉头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这样的人……
为什么我觉得,你现在好像觉得这种事情理所当然!”
科尔森犹豫了一下,他无力的说道:“我们没有办法!
雷蒙德·莱丁顿下定决心,要把九头蛇连根拔起。
而且他获得了全世界的支持!
我们只能配合他的行动,最少从结果上来看,这是一件好事儿!”
说着科尔森回想起自己和雷蒙德,在华尔道夫酒店的交谈……
雷蒙德用极其认真的口气,对自己说:“以后如果我在发现你试图利用阿尔文校长的善良和宽容,我就把你们这帮神盾局遗留下来的废柴全部送进地狱!
永远不要把阿尔文校长拉入漩涡,把他置于两难的位置。
永远不要幻想从阿尔文校长的身上获得什么利益……
如果你这么做了,我就要你们加倍偿还!
阿尔文校长需要的是一个简单的世界,我的责任就是把复杂的问题,在送到他面前之前给解决掉!
千万不要让自己成为‘问题’,科尔森特工!”
科尔森想到现在雷蒙德手握的力量,他苦笑着摇了摇头,看着梅琳达·梅,说道:“事情基本上已经成为定局了!”
说着科尔森看着梅琳达·梅脸上古怪的表情,他无奈的说道:“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
其实我们过去也面临过相似的情况,但是当时我们好像并没有觉得多么的难以接受。
似乎我们的职业,让我们明白,有些必要的牺牲无可避免!
但是现在我发现,那些都是我们在自己骗自己……
‘必要的牺牲’只是我们为自己的错误行动,寻找的借口。
当有人用相同的手段,把我们卷进来,并且我们自己随时可能被牺牲的时候,我就会回想起自己曾经经历的每一个任务。
我们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伟大!
那些必要的牺牲,更不应该被视为理所当然!”
梅琳达·梅听了,她沉默的坐在沙发上,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是华人,当然明白那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意思。
不过过去的神盾局,从来没有考虑过其他人的感受,也造成了他们的行动习惯,就是不会去刻意照顾那些无辜被牵连的人。
科尔森已经是神盾局中的异类了,这也是梅琳达·梅在转入文职之后,乐意出山重新和他搭档的原因。
现在有人用更加强势的力量,把他们这波人至于了非常尴尬的位置……
终于让科尔森看清了自己的内心,并且下定了决心!
科尔森看着沮丧到极点的梅琳达·梅,他表情挣扎的说道:“九头蛇完蛋了!
神盾局的时代也应该结束了!
但是我的理想还没有死去,我想继续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
我们可以让这个世界少一点杀戮,少一点仇恨……”
梅琳达·梅抬头看着科尔森,勉强的笑了笑,说道:“你想干什么?”
科尔森笑着说道:“现在地球上剩下的问题不算多了,变异人就是其中之一。
我一直有个遗憾,就是无法跟阿尔文成为朋友。
我想加入变异人工会,去帮他解决世界各地的变异人问题。
变异人工会解决问题的杀手很多,但是他们无法解决仇恨。
我想我应该做点什么!
当我老的坐在轮椅上,回忆自己的职业生涯的时候,我想有光荣的一面。
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光荣,而不是因为结果产生的光荣!”
…………
索科威亚总统府一公里外的一座高楼内。
福克斯一只脚踩在窗户的边缘,双手端着一把造型复古的旋转后拉式狙击步枪,眼睛盯着瞄准镜里面的画面。
透过瞄准镜看到一辆低调的奔驰防弹轿车停在了总统府的门口,几个保镖撑着黑色的雨伞,护送着一个老头和一个美艳的女人走进了总统府。
福克斯冷着按动了通讯器,说道:“猎物进入总统府了,屏蔽外围信号开始行动!”
福克斯的话刚说完,索科威亚边境的一座半废弃的采石小镇外围突然升起了两架武装直升机。
它们掩护着敢死队巴尼他们驾驶的改装皮卡,冲进了小镇当中。
火箭巢开路,空中机枪掩护,巴尼他们驾驶着改装皮卡,快速的冲进了一座采石场的办公大楼。
战斗很快就进入了敢死队最熟悉的节奏!
巴尼在进入大楼的瞬间,看见大楼的六楼,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有点惊慌的撤进大楼当中。
“斯通班克斯……”
巴尼大吼一声,就想冲进大楼……
“圣诞”一把拉住了脑子有点发热的老大,让他躲过了几发大口径子弹的袭击。
看着两眼赤红的巴尼,“圣诞”低着头捂着耳朵把一枚丢出来的手雷踢回了大楼内,然后大声的骂道:“你他妈的疯了?”
眼看着巴尼深吸几口气,然后对着自己点了点头。
“圣诞”用力的在旁边的皮卡上拍了拍,大叫:“该你们了!
帮我们打进去!”
四个小乌龟从皮卡车的后斗上坐起来,他们分别操控着一个声音像是猪叫的双足机器人,从皮卡车上跳了下来。
对于电子设备不太适应的超级壮龟拉斐尔,有点不耐烦的把控制器打到了自动模式,然后就把控制器丢给了天才乌龟多纳泰罗。
接着这位超级壮龟,一把拽下了改装皮卡的车门顶在身前,对着“圣诞”大吼一声:“斯通班克斯是我们的!”
看着自己的兄弟疯狂的冲进了大楼的一层,另外三个小乌龟着急控制着机器人跟了进去。
OCP的淘汰产品,被多纳泰罗改装之后爆发了很强的威力。
大口径的子弹不要钱一样的掩护着拉斐尔,当一楼的火力被压制的瞬间,莱昂纳多和米开朗基罗同时把机器人的控制权交给了多纳泰罗。
然后两个小乌龟怪叫着扑了进去。
“圣诞”看着几个凶悍到不要命的小乌龟,他摸了摸头顶的冷汗,对着巴尼说道:“到底谁才是敢死队?”
…………
索科威亚一间银行的大厅,伯恩带着一副平光眼镜,表情似乎有点焦急的拍在一个队伍的后方。
他不时的看着自己的手表,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办。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从银行的VIP室里走出来……
路过伯恩的时候,伯恩好像突然觉得头晕,他捂着额头摇晃了几下,在老头路过的瞬间身体踉跄了一下。
挥舞着手臂保持了身体的平衡,伯恩对着那个眼神犀利的老头抱歉的笑了笑,用东欧的某种方言说了几句话,瞬间打消了对方的疑虑。
没有发现伯恩接近老头的瞬间,左手上的一枚刀片划过了老头脖子的颈动脉。
锋利的刀片没有造成任何痛苦,衬衫的衣领阻挡了血液的喷射……
老头行走了几步才发现自己有点头晕……
当他摸到脖子上的血液的时候,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高大冬兵,摆出一副保镖的架势走过来夹住老头走出了银行。
最后把他送进了一辆装着4个保镖尸体的车子。
伯恩目送着冬兵开车离开,他笑着按动了通讯器,说道:“给我指引下一个目标……”
说着伯恩看到一个年轻人提着一个公文包,似乎想要去追那辆离开的车子。
他装作一副不耐烦在排队的样子走出了银行,路过年轻人的时候,用一把小巧的匕首扎进了他的后脑,然后扶着他走到大门拐角处的一个长椅上坐下。
很自然的搜刮了年轻人的钱包和手机,拿出身份证件和手机一起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伯恩脱下夹克翻面搭在自己的胳膊上,然后很自然的拎起了年轻人手里的手提箱,
他就像一个路上最常见的白领,一边朝着马路边行走,一边对着通讯器说道:“银行资料拿到了,派车来接我,顺便把东西拿走。
我喜欢这种工作,记得给我带一杯咖啡,还有当地特色的华夫饼,我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