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kw0ci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蜀椒-第1292章 跟蹤看書-lvrbg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小說推薦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什么,程思已经打电话了,可是为什么他告诉她还没联系上?难道说…
吉玟听着母亲的话,几次欲言又止,最后道:“妈,姐和姐夫都没事。不过就是小两口偶尔闹闹别扭而已,你就放宽了心吧。哦对了,爸怎么会无缘无故就从楼梯上摔下去了呢?”
乔芸丹:“唉,还不是因为担心你姐嘛。昨天小程打电话给你姐时,无意中说漏嘴让我们听到一些,我们就知道你姐肯定又离家出走了。”
吉玟:“昨天姐夫给姐打电话了?”她忍不住重复一句。
“是啊,我们问他他就低头什么也不肯说,可他越是不说我们就越是担心啊。今天小程又打电话过来问我们好不好,我想他大概是想问淼淼回来没有吧,知道没在我们这里所以就改口了。”
“挂断电话后我感觉心里堵得慌,你爸就说下楼去给我买点药什么的,过了好一会都没回来,我出去一看,就发现你爸竟然摔倒在楼梯上……我当时急的没了方寸,打了急救电话后又想,等会急救的人上楼梯也不方便,就连忙打小程的电话,让他来搭把手……”
吉玟点点头,安抚着:“哦。妈你就放心吧,姐不会有事的。现在爸倒下了,家里就全指望你了,你可不能再有事。”
乔芸丹抹着眼泪连连点头:“嗯嗯,我知道我知道……”
吉玟见母亲醒来,医生来检查后说休息一下就可以出院了,至于父亲,虽说生命体征平稳,但现在还没醒,最好在医院里多观察几天。
吉玟当天晚上在医院陪了两位老人一整晚,第二天无论如何被乔芸丹给推了出去。
工作的事情要紧,医院里这点事她一个人能搞定。
且说芩谷从医院听了一耳朵后,离开时天已经擦黑了,刚出医院门口,她恍惚在人群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亍荀生?!
他怎么会到这里来?
来治疗太阳穴的伤?不对,太阳穴已经贴了白纱布,还带着帽子,可见早就处理过了。
既然不是来看伤,那他到这里做什么?城市那么大,这家医院是距离委托者父母最近的那家。但距离亍荀生住的地方就比较远,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到这里来。
芩谷想到一种可能——找自己!
想到这里,芩谷就觉得背脊升起一窜凉意——对方怎么知道她在这里?好吧,就算根据人之常情,推断她会来看望二老,但他又怎么把时间扣的这么准确?!
芩谷到医院最多半个小时,对方这么快就找来了,让她不由得怀疑自己在跟踪暗查别人的时候,是不是也在被别人跟踪暗查。
好在她现在的样子和之前委托者形象相去甚远,加上她刻意顺着人群靠边走,亍荀生并没有发现她。
芩谷出了医院,准备找个旅馆先住下,一边走一边思考自己行踪怎么就被发现了呢?
刚才虽然天色较暗,但是她发现亍荀生眼睛仍旧有些不对劲,看人直愣愣的,就像是……盛怒中的人,揪着谁都要咬一口一样。
要么是对方身上的“药效”还没过去,要么就是又有人在他身上做了手脚。
这种状态下被他找到铁定没好事。
芩谷脑海中仔细梳理自己身上的东西,究竟是什么能定位又将位置暴露出去的呢?
手机?对了,应该是手机!
芩谷连忙拿出手机,上面又多了几条信息,妹妹吉玟的,丈夫程思的,还有亍荀生的……
吉玟大意问她现在究竟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父母情况基本稳定之类。
程思也是问他为什么还不把定位发给他,说岳父因为她到现在还昏迷不醒……
亍荀生依旧是说他对乔淼多么真诚,说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如果她敢不同意的话他就来个鱼死网破。
鱼死网破,同归于尽。芩谷一点都不觉得这仅仅是一句玩笑话。
芩谷见了,不由得一阵后怕,刚才幸好自己提前从医院出来,幸好没有被亍荀生发现——敢情这家伙是抱着要跟她“同归于尽”的心思啊。
且不论对方对委托者究竟有几分真情,就这偏执的性格也太吓人了,一个不好就要跟你同归于尽,这哪里是能过日子的人啊。
可在委托者记忆中,和亍荀生相处半年多时间,给委托者印象就是一个很阳光开朗的大男孩儿,一个很细心的大暖男。反正完全没有这种偏执狭隘的迹象。
所以,芩谷推断,亍荀生的反常肯定跟那药物有关……可他背后究竟什么人呢?委托者身上究竟有什么东西值得如此大费周章地做局?
芩谷把手机里的“位置”取消,还不放心,就近找了一家二手手机店,取出手机卡,把委托者三个月前好几大千买的手机以一千多元卖掉,买了一只几百元的二手机。
…………
亍荀生直杠杠地往医院里冲,保安发现这人身上有很重的酒气,叫了几声问他是看病还是找人,都不应,太不对劲了。
近来医患关系紧张,万一真是个来闹事的怎么办?于是便上前阻拦。
亍荀生被拦下后,果真在医院大闹起来,说是找某某病房的某某人。
医院保安见人家说的有鼻子有眼,不是医患纠纷而是感情问题,见对方情绪也平静下来,便通知病房家属,说有人找,让他们有什么出来谈。
吉玟一听,亍荀生竟然找医院来了,还指名道姓找姐姐,这不是要闹得人尽皆知嘛。
现在母亲刚刚醒来,要是再被气倒,恐怕结果就没现在这么乐观了。
她安抚住母亲,只说可能是以前的一个朋友。
吉玟来到休息室,直接上前一把抓着亍荀生衣领就往外面拖去。
旁边人先前还在说这个酒鬼精神不正常,都戒备着怕他又闹起来,现在又觉得这女的怎这么粗暴——有话好好说嘛,直接就动手了。
吉玟把亍荀生硬生生拖到医院外面,往旁边人行道上一杵,就说:“姓亍的,你少在我面前耍酒疯,前天是不是你把我姐接走的?我姐现在还没回来,你竟然跑医院来闹事,你究竟安的什么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