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rlzn5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玄塵道途》-第六百零六章 腐肉雙獸熱推-lmhcq

玄塵道途
小說推薦玄塵道途
“今日遇到我们腐肉双兽,算你倒霉,乖乖将身上的灵石、法器献上,便留你一条小命!”二人中那口叼肉干者,呸的一声,将肉干从口中吐出,凶狠地说道,此人身形消瘦,双臂修长。
“有本事来取便是!”刘玉不屑说道,在通灵眼下,从这两人周身灵息的散发出的灵光亮度来看,二人的修为皆为筑基四府,与他相当,没什么好怕的。
“嘴到是硬,一会看你如何求饶!”双臂男招出了两柄漆黑短剑,护身罡气一开,便化为一道黑影向刘玉冲来,应是一体修。
另一人生有一双细眼,身形更为枯瘦,则招出了一柄碧绿兽头法杖,法杖一挥,发出了几道绿光灵刃。
刘玉手持金邨重剑,一剑架住袭来的两柄黑剑,随后翻身一越,躲开飞来的灵刃,但冲上前的这名贼人身法很快,不依不饶,双剑如毒牙紧随而来,令刘玉不得不再次闪身躲避。
而之后那名贼人发出的灵刃又至,刘玉闪躲数次,始终摆脱不开,这两人一近一远,配合默契的攻击,一时令刘玉有些招架不住。
当短剑再次袭来,刘玉不得不爆开护身灵罩,炸开的气浪将双臂男与身后飞射而来的灵刃一同震开。
刘玉拉开距离后,一拍灵兽袋将小白放了出来,小白一现身,便蛇头高翘发出嘶嘶之声,那持法杖的贼人见刘玉放出灵兽,也激发了腰间的灵兽袋,放出一头高大的短毛黑狼。
从这短毛黑狼散发出的灵息来看,应是一头地底常见的“腐尸狼”,只不过这头已进阶筑基,到是不多见,持法杖的贼人一挥手中法杖,率先展开了攻击,数十滴绿油油的水珠,向着刘玉与小白飞来。
“小白快躲!”刘玉单手一挥,施展法术“灵元盾”,在前方凝聚出一块巨大的法力灵盾,欲挡下这些水珠。
但令刘玉想不到的是,这水珠十分诡异,竟轻松穿透了法力灵盾,将法力灵盾打出了一个一个小洞。
好在刘玉与小白身法敏捷,皆迅速闪开,这些水珠落在地面,溅至石壁上发出一阵“滋、滋”的青烟。
显然这诡异水珠不单具备破法之力,还有极强的腐蚀性,轻易沾不得。
“哈哈!知道厉害了吧!”这时那双臂男与那头“腐尸狼”,已冲了过来,短毛黑狼咧着大口,嘴角留着粘液,喘着恶臭之气,笔直向小白扑了过去,小白在这头狼的眼中,怕是已被看成了一顿美餐。
“哼!”见这双臂男气焰嚣张,刘玉不由冷笑,方才不过是试试这二人的底,这双臂男一看,就是走敏捷路线的体修,招式迅捷,歹毒,但比速度,同辈之中,刘玉还真不嘘任何人。
“玄血遁光!”刘玉全身精血瞬间一热,于体内极速奔流起来,面对冲来的双臂男不退反进,一招“神形幻影”,在空中留下一连串残影,瞬间来到了双臂男的身后。
“不好!”眼看着手中短剑刺穿的乃是一道虚影,双臂男暗知不妙。
这时随身携带的五品“护身符”,灵光一闪,化为一道护身灵盾,原来来至身后的一剑,已破开了他的护身罡气,若不是“护身符”遇险自动激发,此时他项上人头已不保。
“嗷、呜!”扑向小白的那头短毛黑狼,还扑在空中,便被如箭射出的小白,一口锁喉,硕大的蛇头,锋利的蛇牙,死死咬住了黑狼的颈部。
随后蛇身缠绕,将黑狼捆成了粽子,随着蛇身越勒越紧,黑狼已是出气多,进气少。
“救我!”双臂男极力挥舞一双短剑,于周身结为一道剑刃屏障,护住周身要害。
但这道人不知什么来头,身法犹如鬼魅,剑招由四周各方向攻来,令他根本抵达不住,身上已中数剑,哪还有之前的半点嚣张样。
“碧磷毒雨!”眨眼间,形势骤变,见座下伴修黑狼与老二“肉兽”双双陷入死境。
脸色苍白的“腐兽”,立即驱使全身法力灌入手中法杖,施展出两团水滴毒雨,向那中州道人与那条白蛇飞去。
“啊、啊!”一阵凄厉的惨嚎,刘玉见毒雨袭来,一个闪身绕到双臂男身后,金邨剑架住短剑,一脚将双臂男踢向了毒雨。
双臂男还会回过神,便被滴滴绿油油的水珠披头盖脸击中,全身皮肉遇水即化,冒着青烟,正于地面痛得来回打滚。
“呼!”一旁小白面对毒雨来袭,抬起蛇头就一口冰焰,汹涌的冰焰瞬间将毒雨悉数冲散。
小白松开已断了气的黑狼,直接朝着法杖男冲去,但地面灵光狂闪,小白不小心触动了前方地面早已设下的困阵,竟被罩在了一座光阵之中。
“哎!”见光阵中四处冲撞的小白,刘玉不由摇头,他还来不急提醒,小白便已闯入了困阵,一剑结果了地上奄奄一息的双剑男,刘玉持剑跃过光阵,向那持杖贼人杀去。
“毒风暴雨!”见老二已死,那中州道人又杀了过来,已吓破胆的“腐兽”,手中法杖向上一抛,立即施展出压箱法术。
只见那柄抛起的碧绿法杖,于半空中极速旋转,一股凌冽暴风形成,向着冲来的刘玉吹去,暴风中夹杂着大量毒雨。
“金元厚土盾·岩凝!”刘玉悬空而停,双手快速结印,全身法力凝聚前方,洞道各角落散落的大小石块,纷纷浮空飞起,立即在刘玉身前凝聚出一道厚厚凹凸岩墙。
“滋、滋!”狂风携着毒雨不断冲袭着岩墙,大小石块纷纷腐蚀成黑水落下,岩墙发出阵阵青烟,但随着刘玉法力持续灌入,洞道内不断有石块浮起,填充着被腐蚀的岩墙。
而“腐兽”也不停向法杖灌入法力,毒风暴雨一刻也从未停息,一时双方陷入了法力的对拼之中,谁都不敢先撤去法力。
“金元厚土盾·盾突!”僵持片刻后,刘玉深吸口气,紫府灵门一口,大量“金意土元真气”疯狂涌出,由大小石块凝结成的岩墙,慢慢泛出金光,化为一块不断旋转的圆形光盾,顶着暴风向半空中的那顶法杖,缓缓压去。
“不!”腐兽虽极力调动紫府法力,但仍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堵巨型石墙,一点点向自己压来,最终石墙将悬浮于半空中的法杖压断,同时整堵石墙也跟着爆开,大量飞石朝他撞来。
“噗!”腐兽被压在一堆乱石之下,胸骨断了数根,一时动弹不得,面对提剑走来的中州道人,想开口求饶,但一张口便猛吐几口鲜血,面如死灰。
“道长且慢!”躲在一旁的鼹鼠,见此顾不上再想其它的,立即冲出,来到石堆旁跪下,颤声说道。
“这二人乃是佣工工会通缉的“腐肉双兽”,他们将小人年幼的小妹抓去,以此逼迫小人骗人来此,小人自知死不足惜,还请道长救救小妹,道长发发善心,救救小妹。”鼹鼠跪地不停磕头,磕得咚咚响,额头已是血流不止。
“说,你将他妹妹藏在哪了?”刘玉不由眉头微皱,叹口气,长剑架在被压在石堆下的“腐兽”,厉声问道。
“咳、咳”
“告诉你们也是一死,咳!”
“除非你答应不杀我,放我一条生路!”腐兽眼珠一转,机会来了,摆出一副似死如归的架势,边咳,边断断续续说道。
“好!我不杀你!”刘玉深吸口气,无奈说道。
“若带你去了,到时你返悔又该如何,除非你以道心发誓!”腐兽眼前一亮,立即抢着说道。
“贫道玄玉,对天道立誓,若杀你,便死无葬身之地。”刘玉单手立誓,咬牙说道。
“多谢道长,多谢道长!”鼹鼠见此,连连跪地拜谢。
“还不扶我起来。”腐兽大喜,凶狠地瞪向鼹鼠说道。
……
“还没到吗?”刘玉押着腐兽,让他在前带路,据这贼人交代,鼹鼠十多岁的妹妹小雅,便被关在不远处的一座洞府,那座洞府乃是这两贼人的临时落脚之地。
“很快就到了,说好了一会便放我走,可不能反悔!”腐兽眼神闪烁,心虚地说道。
……
“洞口便在那块巨石后!”又走了约一刻钟,腐兽指着角落里的一块巨石,忐忑说道。
“小雅!”当腐兽撤去洞口的简易禁止后,鼹鼠一脸担忧,立即冲入了漆黑一片的洞府。
“畜生!”洞府虽一片漆黑,但刘玉施展了通灵眼,一眼便看清了洞府内的景响。
一瘦弱的北地小女孩,赤身蜷缩在洞府一角,目光空洞,身上满是瘀伤,刘玉不由怒目直视一旁的腐兽,恨得的立即出手杀了这畜生。
“啊!”当鼹鼠走近,立即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哀嚎,踉跄向前,一把将小妹抱住,失声痛哭,双手颤抖地取出一件大衣,将小妹包上,口中不断念着:“哥没用,哥,对不起你!”
“人已还给你们了,我便先走一步!”腐兽被怒目的刘玉盯得心头打颤,边说边向后退,便要借机溜走,再不走,看这中州道人的一脸怒容,他怕这斯会忍不住违背誓言,出手宰了自己。
“畜生,和你拼了!”这时鼹鼠突然转过身,手持一把长刀,红着眼冲向了腐兽。
“滚一边去!”见鼹鼠冲来,腐兽不屑地便要抬腿,将这傻子踢走。
但才抬起脚跟,便发现自己好似着了魔一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瞧着长刀向自己扎来,锋利的刀刃,一点点捅入自己身体。
“你!”鼹鼠将腐兽扑倒,一刀接着一刀,发了疯一般,而腐兽则死不瞑目瞪大了双眼,看向刘玉,好似在说,不是说好了不动手杀他吗?
“杀你的不是我!”看着腐兽的双眼,刘玉心头低念道,方才他只不过施展了“定言术”,出手杀死你的是鼹鼠,要怪就要怪你自己太傻,这种漏洞百出的誓言也信。
“小雅,哥替你报仇了!小雅,醒醒!”无力放在刀,鼹鼠回到小妹身前蹲下,望着小妹麻木的双眼,不断呼喊道。
“哥!呜呜,哥!”一柱香后,瘦弱女子空洞的眼中透出了一丝光彩,随后死死抱住自己的哥哥,失声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