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pbccv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 豬憐碧荷-第814章 疑竇叢生推薦-gthe5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
顾判觉得自己正在被架在火上烧烤,滴滴答答向下流淌着人油。
然后又行走在齐腰深的岩浆之中,两条腿处处传来灼热刺痛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真实,都已经让他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真的在岩浆中洗澡,还是睡着了在做梦。
但好像自从他修习了诛神碧火之后,基本上已经告别了做梦这一生理现象,有时候因为研究推演功法,连续十天半月不合眼睡觉也是正常,怎么可能会在诛神碧火有所成就之后又陷入到了梦境之中?
不对,如果不是在做梦的话,他莫非是身陷某种幻境?
更重要的是,他怎么想都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又在做些什么。
顾判是被腿上难以忍受的剧痛,以及心中越来越急迫的疑惑所唤醒的。
他花了一个呼吸时间来搞清楚,自己现在面临的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首先,他所在的位置是一间卧房。
以一扇厚重木门的门槛为分界线,屋内屋外被分成了光暗分割明显的两个世界。
而且他所遭受的一切痛苦,竟然和院子里面灿烂的阳光息息相关。
外面日光正烈,直直照射下来,落在他的下半身上面,就像是放在火上煎烤,甚至真的让他闻到了烤肉的香味。
顾判双手撑地,以最快的速度爬进屋内,然后御使着斧头将房门紧紧闭上,这才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在一片漆黑中挣扎着半坐起来检查自己的身体。
甘霖凉!
好像是屁股以下的位置都已经快被烤熟了。
怪不得这里的屋子封闭得如此严实,不仅没有能够透光的窗纸,就连房门都密闭不露一点缝隙,看起来原因还要落在此处。
以他的身体素质,被阳光照射了之后都熟了半边,若是换上其他人过来,也许根本就不会醒来,在睡梦中便已经丢掉了性命。
好在强大生命力带来的强悍自我修复能力并未消失,他这双腿尽管已经被烤的半熟,休养一段时间应该就能恢复正常,不需要太过担心自家会不会就此只能与轮椅为伴。
关闭房门,在一片漆黑中平静了一下心情,又坐在地上休息了一段时间后,顾判忽然间愣住,捏住眉心闭上眼睛陷入到沉思之中。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间屋子里面?
还穿着半截烧糊了的,明显有些小了的睡袍?
昨天晚上,在他踏入到那座烛火小镇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真的是日了狗了。
他的记忆竟然停留在了进入小镇的那一刻,一点儿都想不起来后续到底做了什么。
更不要说自己为什么会有床不睡,反而上半身在屋内,下半身在屋外,以一种极其别扭的姿势,隔着一扇木门呼呼大睡了一个晚上。
不对……
他怎么能肯定自己睡了一整个晚上,也许只是稍稍眯了一觉,就被炽烈灼热的阳光叫醒了也说不定。
顾判点燃了那根烛火,然后以手撑地,艰难在地面上拖动着身体,运足目力观察着屋内的家具摆设,同时开始推理猜测昨夜曾经发生过哪些事情。
他首先看到自己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的摆在床边,心中迅速闪过了一个疑问。
是谁脱掉了他的衣服?
如果是这座小镇里面的某个人,范围再圈定小一些,是这间房子的主人的话……
这个似乎不太可能。
他可是抱着极大的警惕心理进入的小镇,尤其是在遭遇了镇外的那些诡异生灵后,心弦一直都处在完全拉满的极端戒备状态,怎么可能胡乱相信这个镇子里的任何人?
那么,有可能说明他昨天晚上准备入睡的时候,就是在这张床上,而且能够确定这里是安全的,不然根本不会心大到脱衣上床睡觉。
顾判一边想着,一边将目光落在了屋内的那张桌子上面。
他终于发现了几乎将桌面一分为二的那道裂痕。
在和自家斧头的锋刃做一简单比对之后,新的更加合理的推测顿时出现。
首先这并不是空房间,而是有主人居住的院落。
其次,他一定是杀掉了盘踞在这座院落内的生灵,然后以鸠占鹊巢的方式入住了进来,在这间屋子内恢复体力,休养生息。
但是这里面却又有几个问题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一是自己为什么非要脱了衣服睡觉。
就算是他将院子原本的主人砍死埋了,独占了这处地方,但毕竟还是身处在小镇这个未知的危险环境环绕之下,他怎么就那么大的心脏,不管不顾就换上睡衣上床睡觉?
二是既然已经上床睡下了,为什么刚才醒来的时候却卡在了门口。
如今回想起来他还必须庆幸自己是大头朝内,小头朝外,如若不然,当太阳出来之后,被烤到将熟的就不是双腿,而是囊括了所有要害部位的上半身。
还有最后一个疑问。
他还记得自己就要进入烛火小镇的时候,已经是饿的头晕眼花,难以自持,为何现在却又没有了任何太过饥饿的感觉,难道他在失去了记忆的这段时间内,找到了可以果腹的食物?
数个问题搞得顾判头晕脑胀,再加上双腿时时刻刻传来的麻痒刺痛,让他简直是苦不堪言,不得不在屋子里面不停挪动,以此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一段时间后,他大致可以断定,如果这间屋子有主人的话,屋主很有可能是一个行医用药的大夫。
因为在靠着墙壁的架子上面,静静躺着行医相关的器具,尤其是那尊三组四耳的药鼎,表面雕刻着不知名异兽,正大张着嘴巴仿佛在嘲笑他的无知与蠢笨。
“这玩意的雕工倒是不错,虽然看不出来到底是个什么兽类,但还算是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尤其是那张脸的笑容,真的是给人一种讥讽嘲弄的感觉。”
“有意思,真的是很有意思。”
顾判将架子上的那尊药鼎取下来仔细观察,随后又将它稳稳当当放回了原处,接着一一看过了其他的东西。
“这个大概率被我用斧头砍翻的大夫应该是姓苏名珞,既然名字里面有个珞字,倒是与我有缘,所以说活该被我摸黑潜入进来,再一斧头将他砍死。”
一段时间后,他将整间屋子的物品研究了个遍,就不再以手撑地到处乱窜,而是背靠在架子上面闭目养神,恢复生机。
时间一点点过去,双腿的灼热刺痛感觉也渐渐退去,慢慢变成了麻痒难耐的感觉。
顾判知道这是在强悍恢复能力的作用下,烧伤部位正在好转的征兆,因此忍住了伸手去抓挠的冲动,安安静静等待着变化的继续。
终于,当外面的天色缓缓变暗的时候,他已经能够起身自如行走,虽然发力时还会有些滞涩的感觉,但已经不存在太大的问题。
“阳光对我有很大的伤害,月光照在身上却清凉似水,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相反还有些舒服。”
当月亮升起之后,他小心将木门打开一道缝隙,又试探着伸手出去触碰月光,很快便得出来以上的结论。
既然如此,他便换好了自己的衣服出了门,藏在灯火照耀不到的阴影中,先是将这座小院查探了一番,一无所获后又悄无声息顺进了外面的街道。
一是继续打探小镇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二来也是在寻找着自己曾经丢失的记忆。
来到外面之后他才忽然发现,自己的穿着的黑色劲装和街上人们的宽袍大袖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随大流,不挨揍。
所以说必须马上回家,找到合适的衣服再来。
小半个时辰过去,高冠博带、宽袍大袖的顾判跟在几个行人身后,混入到了一间饭馆之中。
“客官里面请,今天还是坐老地方吗?”
穿着奇怪宽大袍服,肩膀上搭着一条雪白毛巾的店伙计躬身迎了上来,对着他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