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8qrhl超棒的都市小说 貞觀憨婿 線上看-第216章契機?熱推-z9vyg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韦圆照很得意,心里则是很开心,这个小子没炸自己家大门,可算是保住了面子,当然,也代表着韦浩对韦家的一种认可,这个才是最关键的,要不然,也不会答应给自己送盐和纸张。
“走,回去,天塌下来,有他顶着呢!哼,世家,世家这次要倒霉了!”韦圆照说着就站了起来,往客厅那边走去。
后面的那些族老听到了,无语的看着韦圆照,好像说的韦家不是世家一样,不过反过来一想,韦家有韦浩在,倒霉也倒不到哪去,到时候找韦浩伸手捞一把,估计是没问题。
而在皇宫当中,李世民听到外面还是轰轰轰的响着,天都黑了,还在想。
“这个兔崽子,要炸到什么时候去啊,还不消停,那个,程处嗣!”李世民坐在那里,听着外面的爆炸声,吵死了,关键是时不时的来一下,吓人啊。
“臣在!”程处嗣马上站了起来。
“去找那兔崽子去,告诉他,快点给朕炸完了,他还想炸一个通宵不成?”李世民对着程处嗣说道。
“是!”程处嗣忍着笑,马上就出去了。
“嗯,明天不知道有多少弹劾奏章,这个兔崽子,难道过年也想在牢房里面过?着要是抓了他,估计这兔崽子几年都不会理我了,头疼啊!”李世民摸着自己的脑袋,想着明天成堆的弹劾奏章,感觉很麻烦,那些世家官员,肯定是不会放过韦浩的!
“陛下,现在尚书省还没有收到弹劾奏章,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人写,估计明天也不会很多吧?”王德站在后面,开口说道。
“现在没有?”李世民听到了,震惊的看着王德问了起来。
“反正现在是没有,陛下,很反常啊!”王德点了点头说道。
“这就奇怪了,那些人为何不弹劾,世家的官员可是不少啊,韦浩炸了他们家族在京城负责人的府邸,他们不弹劾?”
李世民感觉很费解,那些世家官员什么时候这么老实了,不弹劾了,此时那些世家官员,谁还敢弹劾啊,一个是怕韦浩炸了他们家的府邸,另外一个就是,现在韦浩可是把算账的东西交上去了。
而且民部的官员,现在可是都被抓了,还有很多家眷都被抓了,被抄家的也不少,那些世家的官员,很多都是在民部当过官的。
另外就是,他们可都收到了分红的,如果要查起来,他们也要倒霉,现在去招惹韦浩,韦浩万一要细查,可就麻烦了,现在分红的钱没了,如果再丢了官职,可就要和西北风去了,自己一大家子可怎么活啊?
现在不要说让他们弹劾韦浩,就是让他们辞官不做,挂印而去,他们都不敢,这一家子以后可是指望俸禄过日子了,家族那边有没有分红,还不知道呢。
“陛下,还是要看明天才是,也许现在天黑了,那些官员没来得及送过来?”王德考虑了一下,看着李世民说道。
“也有可能,行吧,诶,这次朕真是有点对不住这个小子了,不过,此事也只能他去办啊,其他人去办,被世家这么一惊吓,估计动弹都不敢动弹,还敢去炸人家的房子?”李世民感慨的说着。
心里也知道,这次是给韦浩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但是这个麻烦,也只有韦浩能够处理的了,其他人,包括太子,都未必有这样的胆量。
“陛下,皇后娘娘说,希望你能够回立政殿用膳。”一个太监过来,对着李世民说道。
“哦,行,朕现在就过去!”李世民点了点头,就准备回去了。
而此刻,韦浩刚刚到了家门口,进入到府邸后,韦浩下马,就看到了韦富荣拧着一根棍子出来了。
“爹!”韦浩一看韦富荣拿着棍子过来,赶紧跑。
“你个兔崽子,啊,你要是吓死你爹啊,这么多人要杀你,你个兔崽子!你站住!”韦富荣在后面追着韦浩骂着。
“爹,你慢点,天黑!”韦浩边跑边回头看着,韦富荣是盯着自己不放了。
“你个兔崽子,你想吓死爹啊,爹可就你这么一个儿子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让爹怎么办啊!”韦富荣继续在后面追着韦浩。
“不是,爹,我也不想啊,你们让我做官的!”韦浩马上喊了起来。
“人家做官都没事,你做官就这么多人要杀你!你个兔崽子!”韦富荣继续在后面骂着,韦浩也不敢跑的太快了,跑韦富荣追着摔倒了,而且也不能往暗处跑,没办法,万一摔一跤就麻烦了,韦浩只能跑去客厅那边。
“娘,娘救命啊!”韦浩大声的喊着,韦富荣追到了客厅里面,看到了韦浩躲在了王氏的后面,而王氏用手打着韦浩:“你个臭小子也是,惹事也是越惹越大了,今天要不是你爹,你就麻烦了!”
“这事不怪我!”韦浩躲着王氏的巴掌,韦浩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居然是男女混合双打。
“你个兔崽子!”韦富荣说着就拿着棍子过来。
“你放下棍子,用棍子,打坏了我儿子怎么办?”王氏盯着韦富荣喊道,一只手还拉住了韦浩,不放他走。
“爹,娘,我错了,我真错了!”韦浩一看韦富荣扔掉了棍子,冲过来就是冲着自己的后背猛的用巴掌打了几下,疼倒是不疼,穿得多,但是要装的疼啊,要不然他们是不会停手啊!
“哎呦,爹,我错了,疼!”韦浩大声的喊着,韦富荣才停下了下来,还不忘用脚踢了韦浩一下,接着骂道:“你个兔崽子,你可吓死你爹了!”
“不是,爹,这事啊,真不能怪我,我就是做事情,没招惹他们!”韦浩马上对着韦富荣解释说道。
“你放屁,你不去算账,能有这个事情?”韦富荣瞪大了眼珠子骂着韦浩。
“那我要是不去算账,他们世家每年从朝堂弄走100万贯钱,那个可是百姓的钱,你瞧瞧长安城外面的那些路,破烂不堪,如果朝堂有钱,还能让路成这个样子,就是因为世家弄掉了钱,这个可是老百姓的血汗钱,谁家种地不交税啊?咱们家之前一年也不少!”韦浩对着韦富荣喊了起来。
“那关你屁事,别人不管,你管,就显得你能耐?”韦富荣对着韦浩继续骂道。
“不是,我也不想管啊,这不是遇上了吗?那个,爹,你真行,真厉害!”韦浩想着还是转移话题吧,要不然,还要挨打!
“哼!”韦富荣看到了韦浩对着自己竖起了大拇指也是有点得意。
“今天全靠你爹了,儿啊,以后发达了,也要为善,听到没?要不是你爹在西城这边做了这么多善事,岂能发现这个事情,儿啊,可要记得,为善积德!”王氏对着韦浩说道。
“我知道,谢谢爹!”韦浩站在那里,对着韦富荣说道。
“哼,兔崽子,外面轰轰的声音,是你弄的吧,又炸人家的大门?”韦富荣坐在那里,指着外面对着韦浩问道。
“大门?哼,我连他们府邸都要夷为平地,还炸大门,他们想要杀我,就要承担这个后果!”韦浩站在那里,马上冷笑的说着。
“全,全部炸完那些房子?你,你连韦家也炸了?”韦富荣吃惊的指着韦浩说道,说着就要捡起地上的棍子,韦浩马上拦住了韦富荣。
“没,没炸韦家,韦家大门我都没有炸,真的!”韦浩赶忙说道。
“兔崽子,你不要忘记了你姓韦,之前韦家虽然是有千般不是,但是,一个家族的,差不多就算了,你也炸了人家的大门了,人家还赔了你2万贯钱,差不多就行了!再说了,这次行刺,我估计韦家是没有参与的,如果参与了,查清楚了你在报复不迟!”韦富荣盯着韦浩说了起来。
“我知道,他们没参与!”韦浩肯定的说着,毕竟韦挺给自己送过信,上面说了是族长通报,如果韦家参与了,那肯定是不会告诉自己的。
“嗯,那就行了,不要去炸人家大门了,不像话,吵得要死,现在还在轰轰的呢,整个长安城都是鸡飞狗跳的!”韦富荣对着韦浩说。
“行,差不多炸完了,我饿了,我的白米饭呢?”韦浩马上说了起来。
“公子,马上端过来!”柳管家在后面听到了,马上开口说道,没一会,饭菜就端上来了,刚刚吃饭,外面的人过来通报说程处嗣求见。
“让他进来,我在吃饭呢,就不去接他了!”韦浩对着家丁说道,家丁拱手就出去了,没一会,程处嗣进来了。
“吃过没,没吃过过来吃饭!”韦浩开口说道。
“没,我可不客气啊!”程处嗣说着就坐到了韦浩的对面,韦浩都愣了一下,他是真不客气啊。
而柳管家马上给他端来米饭。
“这,米饭?”程处嗣说着拿着筷子拨拉了起来,发现里面雪白的,自己还没有吃过这样雪白的米饭呢。
“嗯,聚贤楼现在也是这种米饭了,从今天开始的!”韦浩点了点头,对着程处嗣说道。
“我的天啊,还有这样雪白的米饭,这,我尝尝!”程处嗣马上端起来饭就开始吃了起来,几口就干掉了半碗。
“好吃,就这玩意,不用菜都能吃两碗,不卡喉咙啊,你是怎么弄床单的?我们家的舂米怎么就很粗糙?”程处嗣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那能一样吗?就吃的,谁能比的过我啊?”韦浩马上得意的说着。
“弄点米,给我弄点,我出钱!”程处嗣夹着菜开口说道。
“管家,给装20斤,换他带回去,不是,你过来干嘛,你不是当值吗?”韦浩看着程处嗣问道。
“陛下让我过来问你,你到底要炸到什么时候,不是要炸通宵吧?差不多就算了,大家还要休息呢!”程处嗣开口说道。
“快了,估计也差不多了!”韦浩回答说道。
“我估计也差不多了,现在声音都没有那么多了,不过,你小子厉害的,这胆量,真不是一般人比的了的!”程处嗣对着韦浩竖起大拇指说道。
“那是,惹我,我不干死他们,现在才刚刚开始呢,你等着瞧好了,还敢刺杀我,谁给他们的胆子!”韦浩坐在那里得意的说着。
程处嗣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民部,除了戴胄尚书,其他的人全部进去了,另外,几个主要的官员也被抄家了,家眷都被抓了进去,这个事情,真是小不了,要过年了,还发生这么大的事情,真是,想都不想到,现在我家,都有人过来求情了,希望我爹去捞人,而太子那边,估计也是这样,现在那些世家的官员,都在找关系,希望把里面的人给捞出来!”
“哼,捞人?还是让你爹不要做这个事情,等消息吧,现在陛下那边还没有完全决定要做这么做吧?”韦浩考虑了一下,开口说道。
“我爹还能上这样的当,我爹也不傻!再说了,捞人也要看你的意思,这次大家其实都在看你的意思,你要是非要追究到底,那么整个长安城的勋贵,也会站在你这边,世家太过分了,我爹,一年的俸禄,加上家里的那些田地,店铺等等,也不过800到1000贯钱,那些世家子弟,一个小小的官员,一年分红都有这么多,你说让我们那些家怎么想,凭什么他们就拿这么多钱。
如果说这个钱是来路正的,大家也不会说了什么,你有钱吧,谁敢说嫉妒你啊,只有羡慕你,因为你的钱,来的干净啊!可是他们呢,卧槽,当个官,从民部那边转钱出来,然后分了,一家分上千贯钱,开玩笑呢,我爹知道这个消息后,气的把砚台都给砸了!”程处嗣坐在那里,对着韦浩说道。
“就是这个理啊,凭什么啊,来路干净,咱们没话说,这个是人家的本事,这样搞钱真是的!”韦浩也是赞同的说道。
“所以说啊,你也不用担心,那些勋贵基本上全部是站在你后面的,简直就是把大家当傻子了那些世家!”程处嗣坐的那里,对着韦浩说道,韦浩点了点头。
而此刻,在皇宫那边,李世民也是到了甘露殿。
“陛下,外面的爆炸声,炸的让人真的舒畅,这孩子,臣妾喜欢!”长孙皇后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嗯?”李世民听到了,扭头看着长孙皇后。
“之前他们蒙骗臣妾,还骑在臣妾头上作威作福,他们以为仗着世家,就没有人敢对付他们,现在遇到了韦浩,让他们知道,有些人还是不能惹的!”长孙皇后坐在那,开口说道。
“嗯,那倒是,这次韦浩这么一弄啊,估计世家那边也从掂量一下了!”李世民点了点头赞同的说着。
“只是,诶,你有坑了那孩子了,那孩子对你没意见吧?”长孙皇后说着就叹气了一声,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能没意见吗?意见大了,这孩子,哎,下午交那些算账的账本过来的时候,就没有和朕说过几句话,不管朕说什么,他都是这样,哎,估计对我的意见是最大的,不过,朕也没有想到,他们居然还敢这样做,居然敢行刺当朝郡公!”李世民一听,马上叹气的说道,心里也是有点着急了。
“诶,真是的!”长孙皇后听到了他这么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总不能说不该让韦浩去吧?韦浩不去,那他们在也发现不了这个事情!
“诶,朕估计,这次还要出事情,韦浩这孩子那股憨劲上来了,你听外面的爆炸声,那是连续不断啊,朕估计连那些房子都给炸没了,这估计还只是开始呢,接下来,如果世家那边不给韦浩一个交代,他自己估计都会动手干掉几个,敢刺杀他,他岂会善罢甘休?”李世民再次叹气的说着。
长孙皇后听到了,若有所思,接着开口说道:“那就让他杀,确实是也是需要警告的一番才是,不过,陛下你这边,可是也要好好和韦浩说,不要到时候,这孩子可是真的不帮你做事情了。
这孩子做事的本事还是非常强,不过做什么,只要交代的事情,他答应了,就一定给你做好,你瞧瞧这次,也是一个契机啊,陛下彻底控制朝堂的契机,陛下你也是,以后可不要坑他了!”长孙皇后继续对着李世民说道。
“朕那里想要坑他,这次是有点算计,但是不是着急吗?谁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过几天啊如果韦浩不来宫里面,你就叫他到这里来吃饭,啊,记得!”李世民看着长孙皇后交代说道。
长孙皇后苦笑的看着李世民,他们现在最起码还能够笑的出来,可是在崔雄凯他们府上,崔雄凯和他们的家眷,还有那些下人,可是笑不出来,房子都给炸没了,完全没地方躲了,快过年了,多冷啊,现在他们只能找到柴火,点了一堆,一群人围在那里坐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