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9m5hm小說 中世紀崛起笔趣-第四百六十四章 最後一戰(九)展示-c5kdx

中世紀崛起
小說推薦中世紀崛起
第三日天还未亮,光复军大军营地内人头攒动,吵闹异常。按照弗兰德的命令,大军必须在天亮前抵达索恩城下,趁守城军队还没反应过来时发起突然进攻。
“出发!”
随着一声令下,光复军攻城部队陆陆续续地走出了大军营地,一路索恩城东城门方向走去……
…………
“后面的队伍赶紧跟上!”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威尔斯军团也从索恩城南边出发了,浩浩荡荡地一路朝南城门走去。
根据弗兰德的命令,待两军都抵达指定位置时,同时向守城军队发起进攻。
“哎,汉斯,你说我们这次能一举攻下索恩城吗?”
走在行军队伍里的伯里对骑马走在左侧的汉斯问道。
“我看不容易。索恩城不但城墙坚固,而且里面的守城军队多半是和光复军交过手的老兵,战力可不弱。”汉斯低下头来小声对伯里分析道。
“怕什么,那群杂种在我眼里和科多尔那些杂种一样都是些软蛋,看我怎么一个个砍下他们的脑袋!”说着伯里往路边的野花上啐了一口浓痰,脸上带着一丝轻蔑的表情。
“你小子这次可要小心点儿,不要老是一个人往前冲,这次和我们交手的可不是软蛋。”
“放心吧~”说罢伯里就快步跟上前面的队伍,走在后面的汉斯摇了摇头,轻叹一声。
…………
此时,站在索恩城城墙上往东边望去,一条弯弯曲曲的金边已经出现在远处低矮的山丘顶端。但城外还是一片灰蒙蒙的。清晨的雾气笼罩在周边的麦田和草地上,百十来步的距离几乎看不到人。
“嘘嘘嘘~”
一个身穿轻甲,腰间配短剑,头盔歪斜地戴着的守城士兵正一路从南边拐角处往东城门走去,嘴里不时哼着小曲儿,满面春光。想来是又在昨晚偷偷溜出去在城内某个磨坊里的女人床上辛勤耕耘了一晚~
“哎哟!”
刚走到城门中间,突然一阵尿意袭来,守城士兵赶紧捂住下体。左后张望了一番,见负责值哨的那几个家伙正在角落里蹲着打盹,守城士兵嘿嘿一笑,便手脚并用地爬到了东边的城墙上。瞬间,只见一股夹杂着劣质啤酒味的浊液从六十英尺高的城墙上倾泻而下……
突然,一阵微风从东边吹来,只见那股细流的力道减弱,朝守城士兵的牛皮战靴上飘去~
“呀!”
守城士兵低声尖叫一声,赶紧将下体的巨物移动了一下。看着远处的日出缓缓升起,守城士兵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沉醉于面前的美景。
待排空了腹中的浊液后,守城士兵抖了抖身体,感到一阵畅快。正当他蹲下身体准备跳下墙时,突然发现城外不远处朦胧的雾气里有几个黑影在缓缓移动。以为是自己昨晚喝多了眼花,便擦了擦眼睛又向外张望,只见几十个手持长剑的黑衣人已经摸到离护城河不到一百步的距离了……
“敌袭!敌袭!”守城士兵赶紧跳下城墙大声喊叫,吓得那几个在墙角打盹的士兵突然爬了起来,慌乱之中连忙往城外望去。瞬间,只见几支利箭飞来,当场射穿了两个士兵的脑袋~
铛……
铛……
铛……
随着一阵钟声在拂晓响起,一场攻城战拉开序幕……
“快!马上把木桥搭在护城河上。”
随后,只见几拨人在盾牌的掩护下操纵着器械将几座简易的木桥缓缓朝护城河边推去。
“快,他们要过河。放箭!放箭!”
一个守城军官在城墙上指挥着弓弩兵用弓箭压制着敌人前进的步伐。
…………
片刻前,当索恩城上的钟声响起时,驻扎在城墙下方的守军便急急忙忙拿着武器快步跑上城墙。
此时,只见城下的叛军已经越过了城外的陷阱朝城门而来。在场的军官则立即组织人手防御,慌乱地朝城外的守军放箭,企图阻止他们前进的步伐。只见叛军在盾牌的掩护下一步步逼近护城河~
见敌人来势汹汹,负责守城的军官一边组织士兵防御,一边命人立刻去通知贝尔纳。
…………
回到正面战场。此时,光复军已经将木桥搭在了护城河上。随着前线指挥官一声令下,扛着长梯和推着攻城锤的士兵在盾牌的掩护下一步步朝城门逼近。
“擂石准备!”
见敌人已经快要接近城门,守城士兵们已经纷纷将擂石和滚木举起,随时准备向城下的叛军砸去。
“五十步~”
……
“四十步~”
……
“二十步~”
“放!”
紧接着,城墙上的士兵举起手中的石头对下面的叛军一顿猛砸,只见几个倒霉的家伙顿时被砸得头破血流,跪在地上捂着伤口不停地叫喊。城墙上的箭矢也也密集地向叛军飞去,当场射翻三四个。
“盾牌掩护,准备撞门!”即使城墙上不断落下擂石和滚木,负责攻城的军官却始终没有后退一步。举盾的士兵在听到命令后立即将盾牌紧紧地靠在攻城锤周边,抵挡着滚落的擂石。
另一边,负责登城的士兵也正在缓缓地将长梯立起。随着长梯砸向城墙的声音传来,下面早已磨刀霍霍的士兵举着盾牌一个箭步便往梯子上爬去~
“长官,他们上来了!”看见叛军已经将长梯稳住,并不断有人往上爬,一个士兵紧急汇报。随后便举起擂石朝刚爬到三分之一处的敌人砸去,只见擂石飞落下去正好砸在那个举盾士兵露出来的肩膀上。那人疼的龇牙咧嘴,脚下一滑便顺着梯子滚落下去,将跟在后面的几个家伙一并带了下去。
守城的军官看着滚落下去的叛军,嘴里大声说道:“对,就这样给我砸,砸死这群杂种!”说罢自己也举起手边的石头朝城下砸去~
…………
索恩城南城门。按照弗兰德的命令,在光复军开始攻打东城门的时候,威尔斯军团也同时攻打南城门。
根据亚特的部署,待木桥搭在护城河上后,破城的部队立刻带着攻城器械在盾牌的掩护下冲过去。一百多人的弓弩队紧随其后,负责压制城墙上的敌人,掩护前面的部队攻城。
起初,待城墙上的士兵还没反应过来时,威尔斯军团的士兵曾一度攻占上去,眼见马上就要得手了,敌人的援兵突然大量出现在城墙上。那些正拼命往上爬的士兵被敌人的擂石和滚木纷纷砸了下去,死伤惨重。负责攻城锤的士兵则被敌人泼下来的火油烧死烧伤……
在后面观望前线战场形势的亚特看见最佳的攻城时机已经错过,便吩咐身边的士兵吹响撤退的号令,命前线的士兵们掩护撤退,打算稍作休整后再度攻城。
…………
索恩城东城门,光复军的人马此时扔拼命坚守在城墙下,周边到处都是自己人的尸体和痛苦哀嚎的伤兵。而城墙上的守军则突然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不断地举起擂石和滚木朝下砸去。因为片刻前,守城的军官刚接到命令,所有的士兵斩杀敌军一人,赏钱五百芬尼。听到这个消息,守城的士兵们在惊恐的同时略带兴奋,开始有些不顾一切地收割城墙下那些价值五百芬尼一颗的脑袋。
今日一大早,当贝尔纳还躺在一个身材丰满的女人的被窝里呼呼大睡时,传令兵的敲门声将他惊醒。那个老家伙以为是自己的事被家里那个瘦得如皮包骨一般的女人发现了,赶紧从被窝里爬出来穿好衣服就往门外跑去。
待传令兵将东城门叛军已经开始攻城的消息禀报他后,贝尔纳的眼神从惊慌变成了惊恐。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还是发生了。
随即,贝尔纳立即将部分守城军官召集起来,命令他们按照之前的部署抵御光复军的进攻。此外,为了提高士兵们御敌的积极性,决定向斩杀敌军一人的士兵发放五百芬尼的赏钱。这一招贝尔纳屡试不爽。他心里明白,要想别人替自己卖命,一个非常有效的办法就是用叮当作响的钱财收买人心。只要你给的价钱合适,就算是让他们出卖自己的灵魂,他们也是愿意的。谁掌握了金钱,谁就有了发言权。
根据目前前线士兵的反应来看,贝尔纳的决定显然是对的。只要能守住索恩城,赢得这场继位者之战,以后将会有源源不断的金币进入他的口袋。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合理使用自己手里的钱财,让每一个铜板都发挥他们应有的价值。
…………
“传令,让前线的士兵们掩护撤退!”
“是,侯爵大人。”说罢传令兵便向前方跑去。
光复军前线指挥营帐门外,眼看已经失去了攻城的最佳时机,在损失了不少人马后,弗兰德终于下令撤退。准备休整过后调整部署,再次大举进攻索恩城。
看到攻城部队都撤回来后,弗兰德下令立即救治那些受伤的士兵,并派人将重伤员送回后方营地救治。
看着眼前仍然矗立在面前的索恩城,弗兰德百感交集。若真是强攻索恩城,胜负难料。看到自己这边攻城不利,弗兰德立马想起了南城门外的威尔斯军团。
“马上派人去看看南城门外的情况如何。另外,叫亚特大人过来见我,我有要事商议。”
“是,侯爵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