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言小說

jqq69優秀都市异能 大神你人設崩了 起點-319允許他們再蹦躂半個小時展示-8dhot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
身后,苏地跟苏黄手都摸到了自己的武器。
明部长抬手。
他拿着海洋之心,询问孟拂:“这是苏娴给你的?”
“没错。”孟拂丝毫不慌不乱。
她对面,苏承低头喝了一口茶。
“那就没错,”明部长微微点头,目光落在孟拂身上,“抓起来。”
孟拂把啤酒罐扔到沙发背后的垃圾桶,嗤笑一声,没说话。
苏承终于抬起了头,对明部长道:“私人收藏的钻石,明部长,你要拿过去充公的话,明显不妥。”
“私人收藏的钻石?明明是一颗折叠型反应堆,”明部长慢条斯理的转向苏承,“苏少爷,到现在了,还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苏承把茶杯放下,“明部长,你身边不是有反恐鉴定专家,何不给他看看?”
明部长看着苏承的脸,笑容渐渐敛起。
他抬手,把盒子交给身边的反恐鉴定专家。
鉴定专家接过盒子,小心翼翼的用镊子夹起来观看。
越看,眉头拧得越深。
“怎么样?”
“明部长,这……”鉴定专家一愣,他放下镊子,给了鉴定结果:“这是真的钻石。”
苏黄跟苏地相互对视一眼。
都十分诧异。
安全部的人都抓到了孟拂这里,两人都以为苏娴真的遭受了连环计,准备破釜沉舟,最后竟然鉴定出来这是真的钻石?
明部长面色变幻了好几下。
半晌后,他让人把首饰盒还给了孟拂,以为自己抓住了苏家的辫子,眼下终于感受到了来自苏承的压力:“苏少,今天这件事,都是误会,大水冲了龙王庙,我马上让人把大小姐放了。”
苏承礼貌一笑:“没有误会。”
明部长愣了下,苏承这么好说话?
跟传言中不一样。
苏承起身,出门,只在门口的时候看向明部长,“我看是,安全部要换部长了。”
明部长面色瞬变。
苏承进了电梯,没有理会明部长。
一场闹剧似乎就此平息。
一行人悄声无息的褪去,赵繁回过神来,她拍拍胸口,看向孟拂:“还好是场误会。”
孟拂瞥赵繁一眼,没开口。
赵繁把自己的电脑打开,又想起来一件事:“折叠型反应堆是什么?”
孟拂把钻石盒拿在手里,瞥赵繁一眼,“能夷平你老家。”
说完,她直接进了房间。
赵繁是没法把这两个联系在一起的,她坐在门外面,打开网站,看向苏地:“她在说什么,难不成这项链还是什么原子弹?”
苏地给苏黄发了一句话,听到赵繁的话,他想了想,“这两者之间不能说毫不相干,至少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赵繁:“……你真会开玩笑了,我都笑了。”
苏地:“……”
苏地收到苏黄的消息后,回厨房炖了锅汤。
再出来,看到赵繁还在跟她的小游戏死磕,苏地忽然觉得,赵繁也是蛮强大的。
**
苏家。
宗祠。
苏承背对着门口,站在佛像跟牌位面前。
他身边,马岑跪在蒲团上,手里转着佛珠,双眼闭起。
门外面,苏娴被苏黄带回来。
苏娴拿着香给祖宗排位鞠了三躬,“弟弟啊,还好我那个是真钻……”
“苏娴,你跪下。”马岑睁开眼睛。
苏娴抿唇,她也不问什么,直接跪到地上。
“你爸爸死的时候,我就让你们姐弟二人发过誓,不要去参与器械的事,如果不是咳咳咳……”马岑话说到一半,她用白色的锦帕捂住嘴,猛烈的咳嗽。
“妈!”苏娴连忙扶住马岑,往宗祠门口道:“苏黄,去请罗老先生!”
“不用,”马岑喘过气来,她抬手,把手帕直接收到兜里,重新看向苏娴,“从今天开始,苏家的任何事你都不用插手,给在宗祠反省一个月,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再出来跟我说。”
她抬手,苏承扶她回去。
马岑精神十分疲惫,“拂儿她没被吓到吧?”
苏承摇头:“没事。”
“那就好。”马岑颔首。
“少爷,我来吧。”宗祠外,徐妈直接过来,扶住了马岑,把她扶回了马岑的住处。
等房门关上,马岑躺在了床上,闭上眼睛,拿出兜里的锦帕,递给徐妈:“烧了。”
徐妈捏紧了锦帕,放到一个铜盆里,点了火烧掉,又打开窗通空气。
楼下,苏承也回到自己的书房。
书房里是苏黄,还有一个穿着灰衣服的年轻男人。
“苏少。”年轻男人声音恭谨。
苏承推开窗户:“今天有劳,现场录下的视频,我会找人替换。”
苏黄也看着年轻男人:“难怪没被查出来,还好有你跟你老师在。”
“苏少,”年轻男人笑着摇头:“今天孟小姐卧室里找到的海洋之心,确实是真的钻石,跟联邦器械的不一样,现场录下的证据不用替换。”
“竟然是真的钻石?”苏黄瞪眼。
不应该啊。
年轻男人离开后,苏黄才看向苏承:“少爷,那大小姐是被误会了?”
苏承微微眯眼,没回。
**
与此同时。
江河别院。
孟拂洗完澡,戴上耳机,手机那头,是mask狗腿的声音:“孟爹,多亏了你,不然我要被金针菇给追杀到天涯海角了!”
孟拂拉开椅子坐下来,单手把浴袍的带子系好,闻言,挑眉:“客气。”
上次苏娴给孟拂送的礼物,孟拂一眼就看出来是金针菇在群里晒过的。
事关重大,联邦器械的重型武器。
她直接联系了mask,mask正被器械骚扰,差点儿没藏尸之地,孟拂这个电话打得正好。
几天之前那条危险的项链就消失在京城了。
孟拂挂断电话,把浴袍穿好。
门外,赵繁接到了盛经理的电话,“《凶宅》2怎么回事?”
赵繁暂停了小游戏,诧异:“没怎么啊。”
“我看微博上带了节奏,说孟拂耍大牌,不配合节目组嘉宾,把节目组请的那位重量型嘉宾气走了。”盛经理询问,“这条新闻我已经压了,但背后的人似乎想要把他炒作起来,究竟怎么回事?”
赵繁已经打开了微博,一眼就看到了微博热搜第一——
【孟拂耍大牌】
发微博的是一个老营销号了——
【据可靠消息,老牌嘉宾是吕雁老师,孟拂不满吕雁老师镜头多,耍大牌,罢演,气走了吕雁老师,所以节目组一直没敢透出来重量型嘉宾是谁!http:&(……¥#】
后面是一串链接,放出了几张现场图
“孟拂这是飘了???”
“笑死我了,对吕雁老师耍大牌?拿了个奖就飘?不知道吕雁老师什么奖都拿过?”
“@凶宅官微,如果不严肃处理这件事,吕雁粉表示不会再看凶宅!”
“坐看凶宅怎么收场(微笑)”
“所以@凶宅官微,你们是在溜粉?”
“虽然是个学霸,但MF人品一眼难尽,她的脑残粉更是败坏路人缘。”
“……”
无数人要求凶宅官方给个说法。
赵繁看完,倒是笑了。
她一下午因为项链的事儿没关注网络,也没来得及处理叶疏宁她们的事情,翻到这条微博,她就知道出自谁收。
叶疏宁那一方先下手为强,从哪儿买到了狗仔这一手消息,以孟拂耍大牌为由,盖过叶疏宁MV的热度。
网络上,易桐参演节目的消息还没放出来,有苏承管理节目地方的事情,他说不能透漏的,知道的媒体谁也不敢透风。
“我要查一下背后的人吗?”盛经理询问。
听到了盛经理的话,赵繁冷笑一声:“不用压,秋后蚂蚱一群,”她低头看了看时间,距离十点《凶宅2》的直播还有半个小时,“允许他们再蹦跶半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