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q6gn0精华都市言情 錦衣血途 起點-第889章 奉請看書-b0xre

錦衣血途
小說推薦錦衣血途
张显被扑倒在地后,他的几个随从也都被捉拿,随即就被五花大绑控制住。
此刻,陈啸庭将圣旨拿在手中,对杨海隆道:“杨千户,圣旨暂且不能给你,本官要交给你们指挥使!”
圣旨当然不能交,因为里面的内容完全对不上,交出去陈啸庭就成了矫诏佞臣了。
陈啸庭这话让杨海隆感到疑惑,哪有圣旨不给接旨人的。
可就在他要发问之际,却听陈啸庭道:“这次西厂欺君罔上,上上下下都被捉拿了,虽然你是被蒙骗的……但也要想办法自保!”
这话很容易转移了杨海隆的注意力,谁不最先为自己考虑。
从陈啸庭的话中杨海隆得知,西厂上上下下都被拿了,这很容易让他产生紧迫感。
“卑职愚钝,受了奸人蒙蔽,还请陈大人指点!”杨海隆抱拳道。
陈啸庭微微一笑,然后才道:“迷途知返,倒也有药可救,一会儿随我护送俞阳王进城,保准有你好处!”
怎么又扯上俞阳王了?杨海隆突然发现脑子很不够用,他对现有局面的认识已完全混乱。
“多谢大人!”杨海隆躬身道。
“开城门吧!”陈啸庭沉声道。
杨海隆毫不迟疑,亲自带着人去开城门。
此刻,陈啸庭瞥了被捉拿张显几人,便道:“都斩了!”
得令之后,离得最近的卢闻钊一挥手,他收下的总旗便带人上了。
孙亮亲自上前,在张显惊恐目光下,一刀将其脑袋砍了下来,鲜血喷涌得到处都是。
此刻,城门已经被打开,陈啸庭和冯文贵对视之后,便带着人往城门外走了去。
此刻的正阳门外,俞阳王朱琇胤已是茶饭不思,在城门外想了一宿,他都没想出进城的法子。
可就在他绝望之际,竟听到有人城门开启的轰鸣上,这让他立马生出了希望来。
“怎么回事?”朱琇胤走下马车。
“王爷,城门开了!”
在锦衣卫众人的陪同下,陈啸庭穿过了两层瓮城,终于走出了正阳门外。
看到外面的郡王仪仗,陈啸庭带着冯文贵几人加快了脚步,最终在王府侍卫的防线外停了下来。
“臣北镇抚司指挥同知陈啸庭,叩见王爷!”陈啸庭当即行了大礼。
而他身后的冯文贵几人,也都跟着下拜行礼,让远处的朱琇胤大感惊讶。
他拉拢过陈啸庭几次,但都未能成功,按道理说陈啸庭不该出现在此。
在一众侍卫陪同下,朱琇胤徐徐走到了陈啸庭面前停下,然后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此刻朱琇胤在怀疑,陈啸庭是奉命来捉拿自己,由此他猜测朱琇麟已经掌握了朝局。
难道自己真的输了?朱琇胤的心在煎熬,他不愿相信自己就这么败了。
“回禀王爷,吴王勾结西厂提督刘谨忠和内阁首辅黄玉成,意图弑君篡位……卑职奉请王爷进京平叛!”
随着陈啸庭这话说出,朱琇胤的心态可谓是峰回路转,他全然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陈啸庭把朱琇麟一档说叛贼,并请自己进京平叛,这说明他是站自己这边的……朱琇胤暗暗想到。
没错,在朱琇胤看来这只是陈啸庭表明立场,至于谁是叛贼……一切得看谁谁胜谁负。
好一会儿后,朱琇胤才问道:“为什么是我?”
在这危急关头,朱琇胤告诫自己更要冷静,不能脑袋一热就跟人走了。
而这个回答,其实也没那么简单,必须冠冕堂皇还得言中关键。
思索一番后,陈啸庭才开口道:“回禀王爷,前日皇上摔倒,刘谨忠暂掌司礼监之位,微臣不察……竟让他们矫旨横行!”
“就在昨天他们来拉拢微臣,微臣不允后他们竟派人刺杀微臣,微臣才发现了他们的狼子野心!”
“放眼京城,只有殿下您德高望重,可以收拾这些叛贼乱党,所以微臣……请殿下进京平叛!”
这话足够冠冕堂皇,而且说明了陈啸庭倒向朱琇胤的原因。
听在朱琇胤耳朵中就是,原本陈啸庭打算两不相帮,可朱琇麟拉拢他不成后竟要杀他,于是他只能倒向自己这边。
听着陈啸庭一口一个微臣,朱琇胤脸上的疑惑缓缓消失。
虽然心中疑惑还未完全消除,但朱琇胤还是愿意搏一把,他不甘心被自己那位弟弟踩在脚下。
所以哪怕有一丝机会,他也愿意抓住,更何况眼下的机会还很大。
“好,本王信你!”朱琇胤沉声道。
陈啸庭这才松了口气,在朱琇胤的挥手后便起了身,然后让到了路边。
很快,整个王府的车队就被动了起来,开始往城门内驶去。
不得不说,朱琇胤是个有魄力的人,与陈啸庭之间并无多少交情,就能把性命舍出去赌一把。
马车徐徐进入城内,朱琇胤透过窗户可以看见,道路两侧都是锦衣卫的人。
而在进入城门之后,朱琇胤还看见了列队而立的禁军兵卒,这些人就是之前阻拦他的。
当然,朱琇胤还看到了兵卒中间摆着的几具尸体,看起穿着就可知是西厂的人。
“这陈啸庭,也算是递了投名状了!”朱琇胤低声说道,此刻他才真正信任陈啸庭。
而在前方,陈啸庭则对杨海隆说明了情况。
简单来说就是,如今宫里太监造反,并勾结了五城兵马司的人。
他杨海隆要想免罪,就得带兵进去平叛,这样还能戴罪立功。
此刻,杨海隆已上了陈啸庭的船,自然也只能跟着干了。
“咱们堂堂正正前去平叛,功成之后就是大功臣,你杨家就要兴旺发达了!”陈啸庭微微笑道。
受此鼓舞,杨海隆才多了些底气,此刻他也就豁出去了。
他们一行徐徐往城内走去,最前面的是禁军兵卒,遵照陈啸庭的意思他们带足了武器。
而在长街另一头,也有一支军队快速开来,人数也有近千之多。
这些都是五城兵马司的兵,是得知陈啸庭反叛之后,朱琇麟最快调集的镇压军队。
相比于禁军来说,这些兵卒的武器就差了不少,但他们占优的是人数。
但在城里的狭小空间内,人数优势基本无法发挥,所以他们想要拦住陈啸庭一行很难。
街道上,百姓们全都已经不见踪影,街边商铺们也全都关了门,肃杀之气在长街上蔓延。
两边军队快速接近,当相聚大约两百步时,则有默契的停了下来。
在感觉到危险时,是人都会本能的停下来,两百步的距离正好是弓弩最大射程范围。
两军对垒,这繁华的京城长街上,今日注定要用血来洗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