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185wi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海賊之禍害笔趣-第二十三章 一封信函閲讀-i676d

海賊之禍害
小說推薦海賊之禍害
你不对劲。
莫德看着转过头去的缇娜,感觉到了什么。
但眼下赶时间,莫德没有多想,继续射杀着达利城镇内的海贼。
这是单方面的攻击。
莫德能枪杀海贼们,而海贼们却只能干瞪眼,连莫德的衣角都碰不到。
我能打你。
但你只能看着。
狙击手的魅力,多多少少体现了出来。
单方面的屠杀,硬是打得这群穷凶极恶的海贼开始怀疑人生。
只要不解决军舰上的狙击手怪物,那他们要嘛忍痛放弃即将到嘴的美味蛋糕,要嘛全部死在这里。
劫掠达利岛的海贼们心有不甘,但他们取舍向来果断,深知事不可为时,便是向着岛内撤去。
他们一心所想,就是尽快远离那不讲道理的狙击手怪物。
至于后续该怎样逃出岛屿,这会哪有余力去考虑那么多。
海贼们一逃,城镇内那些一脚踏进地狱的居民们,皆是振臂欢呼起来。
“是海军!是海军来救我们了!”
“得救了……”
“呜呜,太好了,太好了……”
眼看着海贼们溃败而逃,居民们纷纷跑向港口。
似乎只有离军舰近一点,才能让他们彻底安心。
莫德的狙击能力再强,也是有极限的。
当海贼们撤出最大射程范围后,莫德就只能收枪,结束了这一场单方面的碾压屠杀。
原本整整有近五百号的海贼,现在估计只剩下不到两百个。
这也是因为贝利所变成的武器,有着免填弹药的优点,不然杀敌效率会降低不少。
“他们跑了。”
无视那些为自己振臂欢呼的居民,莫德似乎有些遗憾。
对于狙击手而言,打活靶是一件挺享受的事情。
再者,
这群海贼一跑,身旁这群海军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大概率会选择追击。
如此一来,估计又要耽搁一段时间。
周围海军呆呆看着莫德。
甲板上顿时鸦雀无声。
至于专职狙击的海军,已经默默退出群聊。
“准备追击!”
片刻后,缇娜充斥着杀意的冷喝声,令这群被莫德枪法震撼到的海军,在转瞬之间做好了追击准备。
军舰离岸边越来越近。
列队站在船舷边上的海军们,能够清楚看到居民们惊魂未定的神情,也能看到被海贼虐杀掉的同僚尸体。
尽管已经司空见惯,但每次亲眼所见时,仍是无法做到心平气和。
艰难压抑的怒意,化作沉重的情绪,覆在他们的脸庞上。
缇娜和斯摩格眼神冷冽,在心中提前判了那群逃跑海贼的死刑。
通常情况下,海军在对付海贼时,会根据现场情势来决定海贼的归宿。
若是具备活捉押送条件的话……
海军基本都会选择将海贼押送到海底监狱里,以此让海贼在余下的人生中,天天遭受酷刑,生不如死。
反之,如果不具备押送条件。
那么,海军会当场干掉海贼。
军舰上目前已经关押了上百个巴洛克工作社的余孽,可没有多余的空间再来关押这群丧心病狂的海贼。
所以,缇娜和斯摩格并不打算留这群海贼一条命。
军舰尚未靠岸。
斯摩格和缇娜各施手段,离开军舰,先一步去追击海贼。
对此,
不能元素化,也不懂月步的其他海军只能乖乖等军舰靠岸。
随着军舰靠岸,这群海军如猛兽出笼,踩过地面的血泊,狂奔追向海贼逃窜的方向。
很快,
军舰上除了留守的十余个包括达斯琪在内的海军,其他的海军全去追击海贼。
佩罗娜带着贝利去城镇里找吃的。
莫德则是盯上了停泊在码头里的三艘海贼船。
月步。
在达斯琪等十余个海军的注视下,莫德踩着空气,直奔海贼船而去。
片刻后,
莫德降落在其中一艘规模最大的海贼船上。
甲板上空无一人。
莫德习惯性展开见闻色,覆向整艘海贼船,并未感知到气息。
这群海贼应当是觉得胜券在握,所以无人留守在船上。
可惜他们遇到了莫德这个煞星,没来得及开始烧杀抢掠,就被莫德杀个溃败逃窜。
莫德扫了一眼甲板,旋即走进船舱,直接去往船长室。
一个海贼团就算再穷,作为船长,总会藏点私货。
莫德很快就来到船长室。
推门而入。
木门撞在墙上,嘎吱作响。
船长室的空间很大,但家具不多,且摆放得很是随意。
莫德的目光掠向桌子上的几个用金子铸成的精致摆件,眼睛微眯。
虽然不认识这艘船的海贼旗帜。
但是,从船只的规模,以及随意将金子摆件当做装饰品,就多少能看出这个海贼团的底蕴。
莫德目光一转,看向房间临床边上的木柜。
在木柜上面,嵌放着一个正儿八经的机械密码锁保险箱。
海贼世界就是这样。
有的地方只用老式单发燧发枪。
有的地方却有加特林机关枪。
而莫德看到的保险箱,配备了可调式机械密码锁,极具现代化风格。
那冷冰冰的青色铁壳,与常见的木质宝箱之间,有着十分显著的差别。
这还是莫德第一次看到有海贼用上这种保险箱,不由心生期待,走到木柜前,将保险箱搬到桌子上。
莫德并不知道密码,也不需要密码。
锵——
拔出秋水,轻巧斩下保险箱的一面。
咣当。
铁制的箱壁落地后发出声响。
莫德将秋水归鞘,旋即看向保险箱。
保险箱内,是挤成一堆的金子和珠宝,闪烁着令人着迷的光泽。
除此之外,是一封信函和一个铭刻着一串地名字母的永久指针。
莫德本来还期待着保险箱内可能会有一颗恶魔果实来着。
但这种事情,本身就很不现实。
海贼要是得到恶魔果实,大概率都会当场吃掉,哪会放到保险箱里供起来。
莫德拨开金子和珠宝,转而拿起信件和永久指针。
“维尔梅优。”
这是永久指针框架上的地名。
莫德从未听过,先是放下永久指针,之后从信函里抽出一张信纸。
摊开一看,
一个出乎意料的名字跃于纸上。
金狮子——
莫德眼神微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