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h9svx精品都市异能 興風之花雨 ptt-第六百零三章 三手準備鑒賞-134xf

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随着四灵大会结束,百家纷纷离开江宁。
风沙更加紧张,不敢松懈半分,随时应对注定到来的反扑。
自打抵达江宁之后,风沙渐渐从南唐局势的旁观者变成参与者,至如今已经拥有呼风唤雨的能力。
过程中,他也得罪了太多的既得利益者。
少了四灵大会这样个大局压着,也就少了一个大局为重的前提。
以往人家这也投鼠忌器,那也动弹不得。
如今前提已经不在。
包括六位总执事在内,很多人原先不敢做的事忽然间敢做了。
这些人无不位高权重,没一个省油的灯,真掐起架来连点血都看不见,其实远比江湖上的血拼狠多了。
最先出手的人是唐皇。
一位唐皇的心腹重臣当着南唐总执事徐玄的面,希望唐皇将元武湖赏赐给他。
元武湖对南唐四灵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徐玄当场怼了回去。
唐皇这种看似莫名其妙的行为,既是一种暗示,也是一种威胁。
暗示对四灵调动元武湖水师感到不满,威胁他可以收回元武湖。
本来这种威胁对南唐四灵根本无关痛痒。
奈何唐郎有情,徐妾有意,两人一拍即合。
徐玄马上把来自唐皇的外部威胁,转为四灵内部对风沙的攻讦。
最关键,六位总执事同样对风沙擅自调动元武湖水师极为不满,更对风沙越过四灵,庇护钟皇后的行为感到愤怒。
这叫什么?这叫吃独食!
尤其风沙因为这件事,欠了徐玄一个大人情,这个人情压得他连嘴都不敢回。
只好耍起了光棍,把钟皇后抛了出去,爱谁接谁接。
谁都不敢接。
风沙能够接下,是因为他和隐谷拥有相当的互信。
就算这样,隐谷也加以严厉的监控和制约。
弄得风沙连钟皇后的面都不敢见,只能通过周嘉敏遥相控制。
甚至都谈不上控制,顶多算默契。
四灵要是敢接下,隐谷铁定发飙。
宁可把钟皇后弄死,也非要阻止四灵插手南唐皇室不可。
否则,明日的南唐,将是今日的东鸟。
四灵显然不打算和隐谷正面开战。
实际上,南唐四灵一直被隐谷压得死死的,根本没有翻天的实力。
借着四灵大会,隐谷必须要给面子。就算这样,也就弄了个作壁上观。
所以,钟皇后这个烫手山芋,只有风沙能够拿住。
六位总执事显然也是虚晃一枪,真实的目的很快表露无遗,借此事施压风沙必须尽快去北周履职,还顺水推舟让他以特使的身份,全权负责柴兴灭佛一事。
风沙当然不想接这活。如果六位上执事最终决定相助柴兴灭佛,他会被人家顺理成章的变成执行这一决策的刽子手,与佛家结下浓无可解的血海深仇。
别说几百年,几千年都化解不了。
这个仇将永远记在墨修的头上。
如果风沙现在是四灵之主,结仇就结仇了。
类似这种仇,以前也没少结。
但是,替别人背锅的事,风沙傻了都不会做。
四灵肯定不会诚心护持,他自认扛不住佛家各宗的反扑,一定会死的惨不忍睹。
奈何,他无法直接硬抗六位总执事的一致决定,只能尽力拖延。
没曾想六位总执事一日三召,日日不缀。
风沙实在撑不住了,心知人家这是联起手来逼他走呢!
不光四灵内部逼他,来自四灵外部的反扑同样令人倍感头疼。
比如李泽。
风沙正打算布局,从李泽手上篡夺金陵会,李泽的攻击先行到了。
李泽刻意压下对辰流和马政的册封,还明确放出风声,就是因为风沙。
这种情况,说明唐皇和李泽在逼走他这件事上达成默契。
于是,风沙不得不面对云虚的“软语相求”和马玉颜的软语相求。
这下,风沙彻底扛不住了,硬撑下去,将内外皆乱。
于南唐的布局大部分收尾,离开倒也无妨。
于北周的布局尚未敲定,这么过去,风险不小。
伏剑还在和江都会磋商,尚未打通江都与大运河的水道,不打通这一段水道,与赵仪,乃至张德和罗欢的利益同盟便不算稳固。
赵仪自不必多提。张德乃是大周驸马都尉张永的大公子,司星宗门人。
罗彦则是大周护圣军右指挥使罗彦的大公子,四灵中人。
两人的父亲都是抗击北汉和契丹侵略的主力大将,分量可想而知,实乃北周的地头蛇。
三河帮的货运船队过不去,风沙与他们就没有实际的利益联系,来自地头蛇的护持将会极其有限。
另外,风沙只信得过自己的人手,信不过四灵的人手。
寻常时候,风门的弓弩卫做护卫绰绰有余。
当今天下大乱,军使割据,流寇、水匪、山贼、乱兵,盘踞各地的大小帮会,北方还有马贼,根本数不胜数,弓弩卫再精锐也绝对不够用。
经过反复审视之后,风沙发觉自己可以带走的人手极其有限。
云虚必须等到辰流获得南唐的正式册封之后才能离开。
云虚不动,三河舰队大部不能动。
为了确保宫青秀的安全,还有某种程度的象征意义,升天阁只能跟着云虚。
马玉颜要在南唐主持秘密驻点,以及经略闽地,最近扩张更快,加上已经给了他一批闽人,实在拿不出更多的人手。
伏剑和云虚倒是一致同意调一支三河舰队为他护航,可惜江都实在是个坎子。
三河帮一日不和江都会达成协议,三河舰队绝对过不了江都。
风沙只好做三手准备。
尽快让周嘉敏和江都会搭上关系。
齐王和大皇子拼了个同归于尽,江都会失去靠山,正在寻找靠山。
周嘉敏目前没有正式身份,给予不了江都会所需要的庇护。
好在事态已经很明显,加上鸿烈宗做中人,足以对江都会造成影响,起码也是忌惮。
同时请钱玑钱带上伏剑前往江都与江都会高层当面商谈。
有钱二公子的面子,应该可以说服江都会放开水道,起码放过一支护航的三河舰队。
如果此路不通,风沙只能随同贺贞,在北周四灵,尤其是赵仪的庇护之下进入北周境内。
这么去北周,其实很危险。
很多人急着逼他走,显然希望他这么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