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3jj1l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第八百四十六章 夜襲分享-0vum2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小說推薦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苏—27!
东方某大国九十年代刚刚装备的一款新式重型战斗机,原产于苏联。
这些耳熟能详的信息,作为一名海岸警卫队中校的瓦伦里奥自然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若不然他也不会在暗夜中只凭模糊的剪影就能判断出准确的型号。
但也正因为如此,瓦伦里奥才会吃惊,因为在离开指挥控制室之前他可是一直盯着拉什号上的电子侦测系统的,从黄昏到深夜,拉什号上的对空雷达除了正常的民用航班外,根本就没有作战飞机的高速移动信号。
这说明什么?
看着几乎擦着舰艇桅杆飞过去的苏—27,答案不言自明,这是东方某大国航空部队超低空突防战术。
旨在规避雷达探测,对攻击目标发动突然袭击。
而能在黑夜完成超距离超低空突防,无论是装备还是执行任务的飞行员都必须是最优秀了,苏—27自不必说,作为能与域外某大国F—15比肩的重型战斗机,自身的性能就摆在那儿。
至于飞行员,更是如此,因为那擦着浪花跃进的从容气势,瓦伦里奥就知道苏—27驾驶舱内坐着的绝对是位经验丰富的王牌飞行员。
王牌战机加王牌飞行员,在这个寂静的深夜,瓦伦里奥瞬间就感到不寻常。
禁海通知才发布了多久?三个小时还是五个小时?台风过后的气象条件还十分复杂,更关键的是当下是接近凌晨的深夜。
如此迅速,如此突然,东方某大国这次演习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透着难以言喻的诡异。
“咻咻~~~”
就在瓦伦里奥叼着热狗抬头望天,脑瓜子疯狂运转着,集结于长三角纵深的那支本来在东部沿海水网进行陆上对抗演习的部队究竟想要达成怎么样的演习意图是。
从他们头顶略过的那架苏—27飞机忽然翼下红光一闪,十多枚航空火箭弹倾巢而出,与此同时,又有数架苏—27战斗机以密集队形从另一侧低空奔袭而来,旋即拉高,与之前那架苏—27战机一样,冲着外海的某个荒岛倾斜火箭弹。
此时瓦伦里奥也从沉思中清醒过来,转头把嘴里的热狗吐进海里,随后命令耶伦等人:“立刻打开包括红外夜视系统在内的所有监视系统。”
耶伦等人也反应过来,原本还不确定的东方某大国登岛作战演习就这么以令人匪夷所思的方式开始了,想要冲过去近距离观察是不可能的,因为拉什号在黄昏的时候就已经被军舰给隔开。
但拉什号上的舰载设备也不是吃干饭的,近距离亵玩不成,远观还是能勉强做到的,于是瓦伦里奥一声令下,耶伦等人也顾不上吃宵夜,立刻奔回自己的战位,该开机的开机,该定位的定位。
很快通过红外夜视系统,雷达成像系统,光电感知系统以及定位在亚太上空的四颗静止轨道侦察卫星,拉什号上的显示器总算是呈现出一幕较为清晰的画面。
那是一座距离浙东外海接近一百多公里的荒岛,一直以来作为沿岸海军的靶场,地形狭长,西低东高,东侧的高地一侧有一个不大的空地,大约三四个足球场大小。
历年沿海海军打靶都喜欢将靶位设置在这个空地上,不仅是因为这个位置能见度好,适合直瞄,绕过岛屿,从东向西还可以作为检验海军火力摧毁反斜面的科目,正因为如此,这些年这个岛被各种炮弹、炸弹、导弹打得是面目全非。
这要是在陆上,瓦伦里奥还真不清楚这类军用靶场的情况,问题是这是海上,对于一个掌握海上霸权的国家,各国海上的一举一动对他们来说都是单向透明。
所以瓦伦里奥不仅知道,而且还清楚如何行船才能及规避勿入靶场的危险,同时不耽误关上东方某大国那些老掉牙的军舰嘲弄快掉渣的舰炮对着岛上狂轰一器。
当然那些时候多半是看热闹,但现在不同,海上没有大规模的舰队集结,更没有突进的战斗船只,身在刚刚从冲绳基地得知的消息,集结在长三角纵深的主力部队根本就没有动作。
换句话说,陆上的对抗演习依旧在陆上,与这里没半毛钱关系。
但是这里却出现了苏—27,进行了不同寻常的夜间低空突袭,难道是空军单独的演练科目?简单的空地射击?
瓦伦里奥是越看越糊涂,不止是他,后方基地的情报分析官同样是一脑门子问号,尽管从种种渠道判断,东方某大国的这次年度演习是要做些登岛科目演练的,不然也不会把演习地域放在长三角这个水网密布,无法展开大规模兵力的地域内。
可要登岛的话,总要有前期的动作吧,比如说登陆舰只的调配,陆上部队的集结,海空力量的汇集。
结果这些都没有。
本以为东方某大国还没准备好,结果今天刚刚发布禁海令不到5个小时,部署在东南沿海两个方向的苏—27战斗机便在夜色的掩护下,以超低空突防的方式开始了突袭式的夜间打击。
种种怪异的举动令所有人都知道这其中并不寻常,可就是不知道如何的不寻常,因为所有登岛作战的要素都不具备,难道东方某大国觉得自己用几架苏—27战斗机就能控制一座岛屿?
拜托,就算豪横的域外某国都不敢这么托大好不好。
就在瓦伦里奥通过电台与后方基地频繁联络,半天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一旁的雷达操纵官忽然大叫:“中校,你看……”
瓦伦里奥闻言举着电话就滑动座椅凑过来,随即看着屏幕上突然蹦出来的圆点儿,目光就是一凝:“什么时候出现的?”
雷达操作员一脸见了鬼的吐出两个字:“突然!”
……
与此同时,浙东外海那座被沿海部队当成靶场的荒岛上,一架运15plus从岛上急略而过,在夜幕中留下朵朵盛开的伞花,伴着岛上巨大的爆炸声在东侧某高地悄然降下。
郑权礼收拢好自己的伞包,将其交给一旁的战士,旋即从通信兵的背负的便携式电台上拿起话筒,用有些笨重的夜视仪看了眼高地下方那片遍布苔藓和碎石空地,发出今夜最关键的一句命令:“夜袭开始!”
话音即落,浙东外海某片万米高空上,五架以密集队形前行的运15plus齐齐一个偏转,很快便跟在此空域盘旋的苏—27一道,冲着靶场荒岛直略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