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uluyo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神魔書討論-第一百七十六章 面具貓推薦-63he5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东陆秘药’……‘启源药剂’!
乔想起了之前见过的,兰桔梗的相应情报。
*
存在:兰桔梗
眷顾:无信者,无眷顾
恶念:贪婪的冰原牧主圖胩(Tu-ka)
能阶:三海七脉开辟完成,东陆秘传第五阶启源药剂(98.27%),德伦帝国陆军秘传强战军职第五阶——大沼泽阴影狼(改进版,93.53%)(黑暗藏匿,极快速度,极大敏捷,极大耐力,极大灵敏,极大速度,战斗直觉,听力、视觉、嗅觉强化,团队作战本能)(肉体力量:三百九十八万磅)
*
用两根手指拈起黑瓷药瓶,轻轻的晃了晃,乔瞪大眼睛看着鬼脸掌柜。
“我刚刚服用了深渊蜉蝣药剂!”
鬼脸掌柜点了点头:“没冲突,只有好处。”
“这药剂,真不会有害?您以前配制的汤药、药丸、药膏,材料都很诡异……”乔的声音有点犹豫。
鬼脸掌柜翻了个白眼:“这一序列的秘传药剂,全都是使用珍稀材料炼制而成,你看,你看,药方!”
鬼脸掌柜指了指桌子上的白纸,上面用东陆特有的毛笔,用宛如花开一般细腻优美的字迹,写下了从炼精药剂到启源药剂的五种药方。
乔在鬼脸掌柜这里厮混了好几年,他多少认识一些上面的原料名字,一如鬼脸掌柜所言,都是一些价格极高、在梅德兰大陆极难碰到的好材料。
“所以,这药剂很珍贵?很罕见喽?”乔挑了挑眉头,问出了他真正想要问的问题。
“很珍贵,但是不罕见。”鬼脸掌柜‘咔嚓’一声,掰下了一条已经有点冷掉的蛤蟆腿,塞进嘴里‘咔嚓咔嚓’的连皮带肉带骨头的咀嚼起来,空气中那带着一丝腥臊味的奇异馨香,就越发的浓郁了。
‘咕咚’,鬼脸掌柜伸长脖子,将蛤蟆腿一口吞了下去,然后朝着北方指了指。
“比如说,德伦帝国陆军,就有从炼精药剂到启源药剂的全套配方……如果军功足够,可以从帝国军方兑换相应药剂,让精锐,变得更加精锐。”
“据我所知,这还是当年东陆一古国内乱,宫廷秘藏散失民间,德伦帝国驻东陆的大使,花费了不少代价才弄回来的药方。”
“所以,东陆秘药,唯有帝国军真正的顶级精锐,才能接触。”
鬼脸掌柜语气很平淡的,向乔解释道:“所以,放心服用,这药剂是好的,没有任何副作用……虽然珍贵,但是并不格外罕见。”
乔拔出了药瓶塞,他歪着脑袋看着鬼脸掌柜:“帝国大使,花费不少代价弄回来的药方,您怎么会配制的?”
鬼脸掌柜咧嘴怪笑,笑声上气不接下气,乔都害怕他一口气接不上来,直接抽倒在地。
“我,当然有我的渠道。”鬼脸掌柜又麻溜的撕下了一条蛤蟆大腿,他朝着乔眯了眯眼睛:“乔,不要小看你的鬼脸大叔,我,当然有我的渠道。”
乔扬起脖子,将炼精药剂‘咕咚’一口吞了下去。
他张嘴哈出了一口粗气,大声笑道:“违禁品?”
鬼脸掌柜笑着点了点头,朝着桥指了指,然后朝着自己指了指:“当然,违禁品!”
乔和鬼脸掌柜齐声大笑:“真正的好东西,全都是违禁品!”
乔笑着打开了牛皮箱,将厚厚的几叠钞票重重的拍在了鬼脸掌柜的面前:“那,亲爱的鬼脸大叔,给我来点好东西。保命的药丸,多来一些;让人快速昏迷的麻醉药,多来一些;让人瞬间毙命的剧毒,多来一些……呃,还有那种……”
乔压低了声音:“可以让人神智混乱,不由自主吐露口供的好东西……我知道你有,黑森给我说过,你曾经卖给过威图家一批这样的药剂。”
乔用力的拍打着牛皮箱,目光炯炯的盯着鬼脸掌柜:“您看,现在我很有钱,很有钱……以前都是您将药剂白送给我,以后就不一样了……我很有钱,您……只管将好东西都拿出来!”
“暴发户的铜臭味!”鬼脸掌柜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乔,然后轻轻摇头:“不过,我这辈子最喜欢暴发户和败家子……”
鬼脸掌柜转过身,在他那齐天花板高的药柜里翻箱倒柜。
乔则是突然发现,所谓的炼精药剂入腹后,一股凉气和一股热气同时在腹中涌出,缓缓的向全身渗透。
他的身体一会儿冷,一会儿热,感觉非常奇异,同时舒服、服帖到了极致。
因为深渊蜉蝣药剂的关系,他的感知力敏锐了许多,他能清楚的察觉到,他的整个人,从肉体到灵魂,从内到外,似乎都在经历一次‘压缩’和‘沉淀’。
极其轻微的压缩和沉淀,一点点,一丝丝,身体内开始发生奇妙的变化。
*
存在:乔•容•威图
能阶:力量海(完美态:100%),能量海(完美态:6.79%),东陆秘传第一阶炼精药剂(1.11%),德伦帝国守护战职混乱之海德拉第一阶段——深渊蜉蝣(77.82%)(肉体力量:四百一十五万磅)
本能:幽暗视力(77.82%)、黑暗契合(77.82%)、黑暗呼吸(77.82%),灵巧之躯(77.82%),敏锐感知(77.82%)
*
乔眯了眯眼睛。
深渊蜉蝣药剂的融合度增加,显然是因为昨天晚上一场大战,战场上的猩红色煞气催化带来的效果。相对应的,能量海的锻炼,也提升了一丁点儿。
而肉体力量凭空增加了五万磅?
毫无疑问,这是刚刚一瓶炼精药剂带来的效果。这瓶药剂,让乔的身体内,发生了极其神妙的,以乔的知识储备根本无法理解的奇异变化。
乔晃晃脑袋,放弃了刨根究底,他知道,自己不是这份材料!
鬼脸掌柜已经拿出了一瓶瓶药丸,一瓶瓶药水,一瓶瓶药粉。
一个个色泽各异的瓷瓶整齐的码放在乔的面前,鬼脸掌柜压低了声音,挨个举起药瓶,轻声的向他叮嘱每个药瓶内的药剂是什么效果,有什么禁忌需要注意。
昏暗的灯光下,面容狰狞的鬼脸掌柜和乔鬼鬼祟祟的凑在一块儿,桌子上放着大堆的钞票和古怪的药剂,还有一只丢失了两条大腿的烤蛤蟆……
这场景,一如恶魔在向人类兜售禁忌的货物,小小的药铺中,气氛变得极其的邪恶,邪恶,以及邪恶……
半个小时后,乔左手拎着大半箱钞票,右手拎着一个装满了古怪药剂的皮箱,步伐轻盈的跳上了马背。
坐在小白背上左右张望了一阵,乔皱着眉头沉默了一会儿。
“去面具猫俱乐部!”乔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刚换不久的整洁制服,大声嚷嚷道:“听说,那是一个有趣的好地方,作为图伦港的警务人员,我们有义务、有责任,掌握里面的所有情况!”
马队离开药炉街。
沿途,乔坐在小白背上,得意洋洋的向药炉街的各科大夫们招手示意。短短的药炉街,乔起码得意的拍打了小白的脖颈两百次!
乔是在告诉药炉街的所有街坊邻居——‘你们说,这辈子都找不到能够驮起我的战马……看看,看看,你们这群没见识的家伙’!
在药炉街无数大夫、无数街坊邻居的惊讶、震惊中,心情欢畅的乔打马走出了药炉街。
在他身后,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女面孔通红的看着他的背影:“那匹马,好可怜,被乔少爷这么大的块头骑在下面……啊,好可怕,好可怕!”
刚刚行出数十尺的乔面孔哆嗦了一下,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这小丫头,语气不对啊!
图伦港棕榈树大街北面,和新歌剧院隔着一条窄窄的马路,大片棕榈树围绕中,有一座高外形很传统、很保守、甚至很不起眼的楼宇。
这栋楼高有三层,层数虽然不多,但是每一层的建筑面积能有五六亩地,楼宇体积颇为惊人。根据传说,这楼宇的地下,更别有洞天。
这儿就是面具猫俱乐部,由一群图伦港有钱有闲,出身大家族,但是在家族中没有实权,除了‘很有钱’以外,人生几乎是一片空白的‘老玩家’、‘老票友’发起。
很快,这里就成为了图伦港‘艺术家’们的聚集地。
和金羊毛俱乐部以及金锚俱乐部的高门槛不同,面具猫俱乐部近乎没有门槛。它开门迎客,广招朋友,只要你敢于让你的钱袋子冒险,只要你敢于牺牲你的身体和灵魂,你就能够在面具猫俱乐部找到独属于你的‘快乐’!
无论日夜,无论春夏秋冬,面具猫俱乐部常年二十四小时营业。
乔策骑进了面具猫俱乐部的院子,绕过主楼门口造型妖娆的群雕喷水池,在主楼正门口勒住了小白,轻盈的跳下了马背。
挺着胸膛,乔冲着几个迎上来的仆役,得意洋洋的说出了他在脑子里幻想了好几年的那句台词:“好好照看我的马,最好的精料,最好的马夫,最好的照顾,它伤了一根毛,小心你们的皮!”
‘唰’的一声,乔掏出了一张十金马克面额的钞票,不以为然、风轻云淡的,好似丢弃一片落叶一样,递给了冲在最前面的仆役。
浑身毛孔都打开了,一丝丝舒爽的凉气‘嗤嗤’的往外喷。
舒坦啊……乔差点呻吟出声!
骑马出行,或者是闷在四轮马车里,这感觉就是不同!乔的脑子里,迅速闪过了一大片诸如‘白马王子’之类的美好词汇。
乔得意洋洋的拍了拍小白的长脸,挺着胸走向了面具猫俱乐部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