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alkbx精华小說 Re,骨傲天屠戮的我笔趣-第三三零章 前緣,鈴仙VS第七班-0tamv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小說推薦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嘭!”鸣人一脚愤怒的大力抽射将铃仙击发的求道玉踢了回来。
铃仙眼神微变,偏偏这个距离一旦引爆会把自己也炸了啊。她立即掏出一根阴阳遁长黑棍将求道玉打了回去。
鸣人又一次将求道玉踢回来的一刹,佐助替身了求道玉,在与铃仙极近距离下狠狠刺出了融合六道之力的【千鸟】。
铃仙听说佐助体术剑术精湛,于是抬起手直接抓住了佐助手中的雷电,硬吃佐助一击后将他拉到跟前,发动魔法:“【幻奏【Illusionary Blast】】,【神落【Mind Dropping】】。”
本该呈现扇面发射的红色光爆,因为他们距离过近,佐助顷刻间沐浴在了全部光爆之中,后方的鸣人则受到了倾盆大雨般的光爆轰炸。
即使对手得到了六道之力,却依旧是凡人之躯,而非大筒木生命力强大的身体,不可能用肉身接下这样的攻击。
佐助在被击中的一瞬奋力向后扭头,随即铃仙手里变成了求道玉,而佐助瞬移到了鸣人身后,张开【须佐能乎】帮鸣人挡下了雨点般的光爆。晚了一拍,此时佐助身上挂了不少红色,显然受了伤。
铃仙发现这颗求道玉不是自己刚才丢出去被佐助换位的那颗已经迟了,那是鸣人的求道玉,变成了黑棒形状扎穿了她的手和身体,将手钉在胸前。
同样能用求道玉的铃仙知道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害,发动魔法【魔法最强化·高阶道具破坏【Maximize Magic·Great Break Item】】将鸣人求道玉给粉碎了。
这时,佐助在鸣人的阳之力帮助下也几乎瞬间愈合了身上的伤口。
“【仙法·来迎千手杀】。”
鸣人背后出现了巨大的千手观音像,大量的手分成了多组,每一组手上都托着巨大的【风遁·螺旋手里剑】,与佐助手持融合了黑炎力量数把长刀的紫色巨人并立。
铃仙见状,感到只要有鸣人在,战斗就难以轻易结束,便伸出手指蓄起十尾【尾兽玉】高速旋转压缩至一点超高密度浓缩发射的招数。
“【贯月之枪【Lunatic Gun】】!”她自认为强于传说能劈月球的【金轮转生爆】而由此命名,要让鸣人佐助知道什么叫害怕。
佐助:“哪路拖!”
鸣人:“啥是gay!”
那两人忽然相视一叫,向两侧拉开距离的同时将手中的招数朝对方打去。
正疑惑的铃仙则瞬间被移行换位出现在了两人中间,下一刻她便出现在了两人中间,【贯月之枪【Lunatic Gun】】蓄力险些被打断。
“【天手力】连发?”
碰上这状况根本没什么好犹豫的,佐助更容易死亡,鸣人的攻击还不至于要了十尾人柱力的命,因此铃仙立刻将蓄着【贯月之枪【Lunatic Gun】】的手指向佐助,发射!
可惜在被两面夹击仓促反击之下没能击中佐助本体,茶杯口径粗细的赤色光炮,划过贯穿一切的瞬间击穿了高大的【须佐能乎】贯穿了天际,在高空中产生了太阳爆发般的巨大爆炸。
铃仙刹那也被好几发融合了六道之力的【风遁·螺旋手里剑】命中背后,尽管第一时间召唤出求道玉展开盾牌抵挡,可来不及全方位防御,哪怕挡住了直击和爆炸,依旧有无数风刃从盾牌周围溢出,绞杀她的全身,试图将她撕裂。
“这么简单?不,没打中实感,不对。”铃仙一边修复身体一边甩了甩脑袋运起MP驱除体内的异常。是幻术,虽然只是小范围看错位置的幻术,却成功让她没击中佐助。
【贯月之枪【Lunatic Gun】】作为光炮射击范围还是有限的,铃仙再怎么也不敢为了让这个距离的对手卷入爆炸而将【贯月之枪【Lunatic Gun】】原地引爆。而佐助利用了这点。
这点时间,铃仙受到经过求道玉盾牌削弱的伤害便完全消失了,她转过身,看着鸣人和再次瞬身到鸣人侧后的佐助。
鸣人和佐助心里则更加凝重,鸣人说:“呐,佐助,刚才她被打伤泄露了一些之前隐蔽很好的查克拉,感觉到了吗?”
“阿,毫无疑问。”佐助说,“她体内有完整的十尾,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十尾不是还在那里吗?不过不管如此,我们要做的事都没变,打倒敌人封印十尾而已。”
“谁告诉你们,十尾只有一只了?”铃仙身前展开赤红魔法阵,“被自己庞大的力量燃烧殆尽吧,【心灵花火【Mind Star Mine】】。”红色波纹向佐助鸣人荡漾而去。
鸣人用求道玉护壁抹除了魔法的同时,佐助再次发动【天手力】来到了波纹荡漾范围外。
“如果没有六道,查克拉海量的鸣人本该当场毙命才对,看来需要些时间了。安琪和艾尔芬忙完会来处理他们这些‘家人’的吧。”
……………………………………………………
那么,最初便强势封印了数十人的安琪哪去了呢?
其实她还站在向日葵制造的巨大土山上。
“哎呀,这是?”她饶有兴趣抬头看着夜空上的闪烁。
她并没有翘班,状况也不允许翘班,天上正在闪烁的可不是星光,而是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发射到自己正上方的雷光。
其中蕴含的威能,安琪认为那一定能够伤到她,只是前提是她不用轮回眼吸收,不过要是任何一个不会【饿鬼道】的同胞被命中,大概HP会直接变成危险区域的短小红色甚至清零吧。
“哪波魂淡又在准备什么禁术啊?嘻嘻哈,我能吸收所有忍术然后倍增打回去的情报应该很有名才对,这必然波及我的攻击,他们要作死吗?哈哈哈哈,不会吧,来吧,让我看看你们有什么小把戏。”
安琪可是感知得清清楚楚,这座山下周围除了东西南北合力施展雷遁的人外,还有另外一组人聚在在地下一个土遁做的大空间,可惜她没有千里眼和顺风耳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啊……哈哈,好像我也没必要为了摸清对手就先吃他们一招?真是的,稍微被头上这看起来不比【尾兽玉】差的禁术吓了一跳,想要挨挨打的毛病犯了,我在这里玩儿什么?”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