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nbt77都市异能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愛下-第一百五十三章 炫富可以,請不要人身攻擊閲讀-xzh05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一场旷世大战,就这么突兀的开始!
似这种大战,若非万不得已,一般不会发生,强者都是非常宝贵的,而且战斗之间,又凶险万分,不到最后,谁都不知道结果,为确保传承,各势力不会让顶尖战力拼个你死我活。
但是这一次,却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战前一共只说了短短几句话而已。
这放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
而这一切,居然只是因某位高人的一句话!
呼呼呼!
火龙飞天,在柳家的上空盘旋,居然发出轰鸣之声,似在咆哮,又似火焰熊熊燃烧而产生。
铿铿铿!
同时,一曲琴音,将整个柳家罩住。
无数的轰击落在柳家的那个青色光幕上,让其震荡不止。
柳星河面色一白,柳家之中,修为底下的弟子更是直接喷出一口血来,仅仅是一丝余韵,威力都大得惊人。
柳家虽强,但面对多名高手的联手,终究是有些难以抵挡。
柳星河咬着牙,眼神之中涌现出疯狂之色,他狂笑一声,长发非常,全身的气势在这一刻暴涨。
“既然如此,那就拼个你死我活!”
他右手猛地一扬,柳家的青色光罩却是猛地凝实,随后,在柳家的深处,这里似乎是一座祠堂,发出氤氲之光,周围的大地似乎有着震动之势。
柳家的众多高手尽皆悬浮于柳星河的周身,双手飞速的掐动着发觉,面色凝重,气势有如神助般飞速拔高。
嗤嗤嗤——
虚空之中,突然传来一声低吟之声,这声音越来越大,瞬间压过了所有,回荡在众人的耳畔,响彻在天地之间。
似乎有着什么东西正在苏醒一般。
风起,云涌!
柳家的光幕青光大放,似乎凝为了实质,几乎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铿!
最终,一道声音,如同炸雷,突兀的出现。
随后一道亮光冲天而起,划破天际,如同长虹一般,在空中扫出一条条痕迹,最终停在了柳星河的面前,悬浮于半空之中。
夺目的亮光照亮了这一片天空,更是有着一股浩荡无边的威严传出,镇压这一方世界。
所有人的心跳都是骤然加速,只是稍稍看一眼那长剑虚影,就感觉到一股生死危,恨不得转身就跑。
危险!
那长剑危险至极!
有人吞咽了一口唾沫,艰难的开口道:“仙……仙器?”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几乎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冷汗……自额头上滑落而下。
柳家居然有仙器!
哗哗哗!
剑气冲天,风刃如海!
剑气与风刃相结合,威力几乎滔天,每个风刃好似彼此间没有间隙一般,形成了一股滔天大的风暴狂流,向着四周怒涌而去!
所过之处,一切都被搅为了齑粉,周围的花草树木通通消失,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带。
至于躲在暗处的修仙者,离得近的也完全化为了尘土,就算是离得远的,修为不够,也会被窜射而过的风刃所穿透!
树林之中,闷哼声不断,如同下雨一般,一个接一个的身影从树上跌落而下。
一位小女孩躲在一棵树上,偷偷望着空中的战斗。
就在这时,一道风刃穿梭而来,眨眼间便到了她的面前,氤氲的白光从小女孩的胸前闪现,如同清风拂面般将风刃化为无形。
小女孩后怕的吐了吐舌头,连忙拍了拍自己起伏不定的小胸脯。
“念凡哥哥又救了我一命。”她嘀咕了一声,同时眼中露出心疼之色,“这字帖中的道韵又少了一点了,我还没能感悟多少呐,以后可不能这般浪费了。”
随后,她看向周围满地的尸体,双目开始放光,连忙从树上跃下,快步来到一个尸体旁,双手合十的嘀咕道:“好些人要打我金莲门的主意,记得你们还追杀过我,我这也是为了自保,既然你们已经死了,一身修为浪费也是怪可惜了,趁着还热乎,我就不客气了,谢谢啦。”
她的双手闪烁着诡异的光芒,随后小手伸出,抚在了那尸体的头顶,顿时,一股股灵力如同潮水般从那尸体中吸入小女孩的体内。
小女孩仰头看着天上的月亮,眉头微簇,“这功法虽然还不完善,但可是念凡哥哥教我的,必须得有个响亮的名字才行,该叫吞什么好呢?念凡哥哥讲的西游记中,最厉害的好像是天宫,不过天宫肯定不如我念凡哥哥厉害,我念凡哥哥要比天大!要不就叫吞……天?”
柳星河冷冷一笑,眉宇间尽显傲然,“呵呵,宵小之辈也敢在我柳家周围放肆,胆敢对我柳家有所觊觎,找死!”
随后,他伸手握住长剑,眼中厉色一闪,向着顾长青等人猛地一扫!
只一剑,那天空中的火龙便直接溃散,顾长青以及青云谷的三名长老俱是后撤数步,周大成的琴音也是戛然而止,琴弦“梆”的一声尽数断开!
柳星河手持长剑,周身闪烁着让人难以逼视的光辉。
看着顾长青,冰冷的开口道:“顾谷主,此剑为我先祖飞升前的配剑,随他一同沾染了仙气,虽本身不是仙器,但威力却不亚于仙器,你现在退去我可以既往不咎!周大成杀我儿,我只杀他一人!”
顾长青只是露出讶异之色,随后平静道:“仙器,可不仅仅只有你柳家才有。”
他从怀里掏出一柄赤色的小旗,双手法诀一引,随后随意的向着天空中一抛。
漫天的火光重现,这一次,火势更大,几乎冲天,甚至形成了一个火焰光柱,已经超过了柳家的高度,与天空相接,似乎将柳家锁死在了光柱之中!
柳星河面色大变,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声音都变得尖锐,“天炎旗?你简直就是疯了,居然把天炎旗给带出来了,难道不需要靠它封魔吗?”
“以前需要,现在暂时不用了!”顾长青对着天炎旗一挥手,无尽的火焰好似有了生命一般,开始在天空中来回穿梭,形成一道道火焰路径。
“想杀我?”
周大成呵呵一笑,“像我们这种宗门,有仙器很骄傲吗?谁还没一点底蕴?”
他双手一抬,一架闪烁着氤氲之光的古琴浮现于面前,随着它的出现,天地间似乎就有着琴音飘荡而出。
正是临仙道宫的天心琴!
洛皇尴尬的站在一旁,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炫富就炫富,能不能不要进行人身攻击?
我没有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