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nd7sg優秀都市小說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蹤跡熱推-qzrm2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小說推薦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太玄之地中原,中央上国,汤都。
如果自天际鸟瞰整个汤都,则会发现这座中央上国的国都,整体的形状就如同一口放大无数倍的巨碗,同时这口碗内,密密麻麻的建筑鳞次栉比伫立,生活着无数中央上国子民。
“嘿,尔等有没有觉得,今儿的气氛很不寻常啊,这早上一起来,就觉得心惊肉跳。”
临近正午,汤都内一间不起眼的酒楼之中,食客们稀稀疏疏,随后一道颇为年轻的声音响起,向外扩散传出之后,使得几位原本正低头吃着东西的人影抬起头,纷纷转头望来。
只见此时开口的年轻人,身上穿着一件略显宽大,并不合身的修士袍,同时衣袍的袖口之内,隐隐约约绣着一把金龙缠绕的短刀。
虽然这位年轻人已经有意隐藏,但是这袖子上的短刀还是被周围之人看在眼中,眸子顿时露出思索之色,随后坐在不远处的一道目光动了动,露出一个丝意味深长的味道。
“在下不才,修行的血脉之中,对整个天地气机还是有些许感应,总觉得今日如芒在背,有大事发生。”
俊朗的声音再次自年轻人口中继续传出,接着其抬手,对着面前的桌面轻轻一拍。
“啪!”
一声轻响过后,整个二层酒楼之内,忽然间浮现出了一道不弱的玄奥之力,甚至向外形成一股铺开的徐徐清风,吹拂在周围之人身上,紧接着那位年轻人面前的碗中,五滴清水直接跃出碗面,飞入虚空。
这五滴水珠之内流光溢彩,甚至能看到一位仙人于山川之间踱步,随后年轻人抬手向前一挥,水珠瞬间向外散开,消失于面前,同时阵阵仙人之音响彻整个酒楼。
刹那之后,年轻人周围每位食客的眉心之前,都停留着一颗悠悠旋转的水珠,接着前者嘹亮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算凶化吉,窥探天机,急急如律令!”
话音落下,五滴悬浮于虚空之上的水珠骤然间直接变色,其中四滴向外散发出柔和的微光,但是其中一滴,却骤然间向外迸射出极为刺目的猩红之光,一闪一烁,让整个二层酒楼之人纷纷面色微微一变。
同一时间,一位身穿华贵锦袍的老者面色铁青,双手紧握,而其面前,正是那一滴散发着猩红光芒的水珠。
随后年轻人自座位之上站起,快步来到的老者的桌边,颇为焦急的声音响起道:
“哎哟,老先生,这运珠猩芒冲天,煞气逼人,这可是大凶之兆啊,而且是最凶残的生死之劫。”
生死之劫这四个字一出,锦袍老者的面色骤然间抖了抖,接着其不动声色地抬手捏住面前的酒杯,自鼻子中向外吐出一声冷哼:
“黄口小儿,小小把戏也来诓骗老夫?”
“老先生此言差矣,小子我观您印堂发黑,气息紊乱,本就受了不轻的伤势,想必这生死杀劫,早已经如影随形。”
年轻人的声音落下,锦袍老者才真正变了脸色,抬手便向前狠狠一抓,但面前的年轻人却如同早有预知一般,直接向后踏出一步,堪堪躲过面前老者抓来的爪子,随后脸不红心不跳继续淡淡开口:
“小子我只是一个小算命的,何必如此动怒呢,而且小子我有办法,帮你解决此劫。”
语毕之后,这年轻人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甚至露出一口大白牙,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面前露出意动之色的老人,随后直接伸出手抿了抿,意思不言而喻。
“你开价多少仙币?”
足足沉默了三十息之后,锦袍老者的回应声才响起,下一刹那,年轻人的眼睛忽然间亮起,嘴角的笑容越来越甚,提高了一截的声音直接传出:
“小子修为浅薄,且宗门有律,不得过分参与人世红尘,若不是看与老先生您有缘,也不会有此念头,因此这仙币俗物,不必太多,只需这个数。”
话音落下,年轻人抬手伸出三个手指头,接着带着兴奋的声音继续传出:
“三万仙币,概不还价!”
“你!”
“难道老先生您的命,不值三万仙币,那可是买命钱,俗话说的好,再有钱没命花,也是白搭。”
年轻人的话音之中已然不知不觉地带上了咄咄逼人之色,甚至向前踏出一步,很显然这一攻心之计相当奏效,前者面前的老者嘴唇动了动,刚想开口,却被一道极为冰冷的声音直接打断:
“都说汤都之内,能人异士众多,想不到我才刚来此地,便见识了一回,小滑头的骗术当真不凡。”
这骗术二字一出,这位年轻人面色骤变,刚想脚底抹油直接溜走,却被一道自虚空之中伸出的赤红绫罗一卷,再一拉,整个人直接被拉到一旁坐于酒桌之上的一位女子面前。
随后这位面容被纱布遮住的女子,上下扫视了面前的年轻人一眼,清冷威严的声音再一次传出: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身上穿着的是中央上国最精锐的天龙府修士袍,不过这袍子对你来说明显偏大,因此应该是其他人的。
“其实你之前装的极为完美,就是最后听到仙币之后,极速沸腾的念头暴露了真实的想法,这其实还挺可惜的。”
女子带着冰冷的声音于耳畔缭绕,面前的年轻人面色骤变,然而还未等后者开口言语,周围环境便一阵天旋地转,意识再一次回归之后,便发现自己被带到了酒楼的三楼,一间极为僻静的房间。
同一时间,房间的窗口,那位之前拆穿自己的高挑身影独自站立,浑身上下皆笼罩在一件黑袍之中,自后方望去,竟然给人一种铺满而来的窒息威严以及炙热之感。
随后一道微不可查的声音自前方响起:
“三年了,如今御儿与整个大夏应该都降临到了这太玄之地,父皇你究竟在什么地方,为何整个太玄之地却没有你的踪迹?”
说完之后,人影面纱之下的眼眸睁开,整个房间内骤然光明大放。
而后面年轻人所无法看到的是,这高挑女子的眼眸之内,有着完全漆黑的瞳孔,就如同乌木一般。